泪奔!90后女大学生拾荒救弟,废品塞满宿舍,室友坐不住了…

   收废品,本是这个22岁的女大学生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工作,但为了给弟弟治病,她“豁出”面子,当上了一个让人侧目的校园“拾荒匠”。

从3月初起,河南科技大学各个学生宿舍楼前的垃圾桶旁,每天都会出现她纤弱的身影:拎着个编织袋,弯着腰在垃圾桶里搜索,纸箱子、矿泉水瓶等被捡出来拿回宿舍,积攒多了再卖掉。


随着老师、同学之间的热心转发,这位女大学生收荒背后的隐情被越来越多人知道:11岁的弟弟不幸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为了救弟弟,黄明月不仅奔波在兼职工作之间,还要在休息时间收废品。如果顺利的话,到明年6月,在洛阳读大学的黄明月就能本科毕业。


黄明月在校园收废品


爱心点点滴滴

来自宿管阿姨、收废品大姐、陌生人…


“你是黄明月吧,稍等我把宿舍废品给你送过去。”“黄师姐,爱心募捐纸条我们寝室也帮着手抄了140份,给你吧!”……日前,黄明月的微信被各种消息“轰炸”了,甚至提示她一天内加好友达到限额,不能再加了。这些通过各种渠道找到她的人,有学校同学,也有素不相识的网友,她拾荒救弟的故事被人拍成视频传上网后,这两天正在学校内外的朋友圈里飞速转发着。


第一次手术时送弟弟进隔离仓


  第一次手术时的弟弟,可惜移植手术失败


中午12点半,她从实习单位赶回学校宿舍,上楼前还收到了宿管阿姨给她留的一个纸箱,“别在宿舍久放啊。”阿姨不忘叮嘱一句。黄明月知道,最近阿姨挺为难的:因为宿舍阳台本来是不许放杂物的,学校会检查卫生,她收拾在宿舍阳台上的那些废品,也许会让阿姨被责备。


回到宿舍,黄明月来不及去食堂吃饭,先动手把阳台上这两天收来的十多个纸箱压平、捆好。到了傍晚,等收她废品的大姐来学校,又能卖十几元钱。那位收废品大姐的手机号,也是宿管阿姨给她的,听说她家里的情况后,收别人的废品3毛一斤,收她的按3毛5给。


前几天,一个陌生人加了她的微信,给她转了1500元,称自己也经历过家庭的变故,“当时举目无望,现在看到你的情况,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所以帮你就像帮我自己一样,关键是你要坚强!别放弃!”


这几天如潮涌来的爱心,让黄明月有点受宠若惊,“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做的也都是普通的小事。为什么这么多的好人都让我遇上了。”她对记者说。


连番打击

弟弟生病用去70多万,还要再做移植手术


在黄明月就读的河南科技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学生办的李广录老师向记者证实,黄明月老家在信阳市罗山县,一家六口人,父亲是唯一的经济支柱,常年在外打零工,还有一个瘫痪在床30多年的姑姑,一直依靠已经70多岁的奶奶照料。这几年,学院都帮她申请了贫困生补助。



去年初,她年仅10岁的弟弟黄义刚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万幸的是有志愿者捐骨髓,父母和亲友东拼西凑,去年8月在北京空军总医院做骨髓移植,花去了70多万。自从弟弟生病以后,她父母都在北京医院照顾,家里就失去了经济来源。去年12月医生告诉家人,第一次骨髓移植手术失败,需要再一次移植。然而此时,父母已经负债数十万元,接下来仍需五六十万元的治疗费用,这笔巨款像大山一样摆在一家人面前。


轻松筹、爱心筹、腾讯公益…黄明月申请过许多网络爱心筹款平台,亲笔写下了一篇篇催人泪下的求捐文章,“假如祈祷会有声音,恐怕老天早已震耳欲聋”。记者注意到,之前两次筹款都没有达到筹款目标,就被黄明月提前结束了,“实在是筹不到了,又急需用钱,有多少都只能先提出来用。”她说。


上门收废品

室友不嫌脏,陪她一起去


同学帮着一起收纸箱


“每天都活在恐惧的威胁之中,”黄明月在朋友圈里写道,既是对弟弟承受病痛的恐惧,更是没有治疗费的恐惧。目前,弟弟因为肺部感染,在河北一家医院住院,一旦感染得到控制,就马上要做手术。她说,起初自己的打算并不是靠捡废品来给弟弟筹医疗费,只是想在学校收点旧书,倒卖给二手书店,“爸妈和弟弟在医院里的花费已经很大了,我实在不想再找家里伸手要钱,只想自己赚些生活费。”


第一次出去收书,是今年3月4日,她的计划是从自己所住的宿舍楼6楼开始,敲开每一间宿舍的门,挨个询问有没有旧书卖。性格内向的她还拉上同屋的室友杨西西一起去,一连敲开几间宿舍的门,但是效果并不好。


“当时杨西西对我说,可以先向大家说弟弟的情况,”黄明月一开始觉得很不好意思,但后来就觉得没啥了,“面子没有弟弟的命重要”。第一次讲完弟弟的事,同学仍说没旧书卖,不过刚收了快递,把纸箱送给了她。当晚黄明月和杨西西就搜集了不少纸箱,“大学生网购的多,我第一天就忙到半夜,足足收了3编织袋废”。


就这样,黄明月白天上课,晚上在校园收、捡废品,很快不少同学都知道了她为弟弟筹钱的事儿,纷纷主动找来把废品或旧书送给她,住了4个女生的宿舍走廊上常常堆满纸箱。起初,黄明月会担心室友不高兴,但3个室友从来没有提过,反而经常帮她收、搬废品。


“不嫌脏啊,她家里的事儿我们再清楚不过了,怎么可能怪她。”室友杨西西说,黄明月总是把纸箱整理得很平整,也没有什么味道,所以放在宿舍里并不扰人。同班的男同学原建琦也证实,一般女生宿舍里的小心眼儿在黄明月寝室里从来没有出现,“她们感情特好”。



为让更多人知道募捐账号,黄明月将捐款链接设置成二维码印在纸上,文字介绍部分她坚持用手抄写。“一方面省了打印钱,同时显得更有诚意。”写一份捐款纸条需要两三分钟,写得手指疼时就用纸巾包住握笔的手指继续写。室友一有时间,也帮她写。


在河南,黄明月就读的河南科技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小有名气,许多学生早在实习阶段就被待遇更高的外地养殖企业“抢”走。但如今,为了方便赴京照顾随时可能做手术的弟弟,黄明月拒绝了不少外地的机会,只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单位,白天实习,晚上收废品,还报了一个考研班复习。


“希望这次做手术,弟弟能顺利康复。”黄明月说:“我想读研,想找到工资更高的工作,以后帮弟弟筹钱,帮家里还债。”

有这样的姐姐是幸福的,也为弟弟点个祝福的大拇指,希望他尽快康复!为姐姐黄明月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