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人适合养什么宠物?

我是男生,在公司的驻外机构工作,常年一个人。平时除了工作上的合作伙伴,就很少有其他人交流了。晚上回到住处都是孤单一个人。
现在想买一个宠物养,但由于我自己的工作性质,会经常在省内出2-3天的短差。希望能介绍一只两三天可以不需要人照顾,但平时能给人温馨感觉的宠物。
再此先多谢!

说明一下:我说的孤单并不是性格的原因,确实是工作环境导致的。一个人到一个新的城市开始工作生活,本来刚接手工作就比较麻烦,经常加班,还没有同事朋友,只有一些不太熟的客户,出长差的人都能体会这种孤单的感觉吧。
另外找女朋友和养宠物,我觉得是两个不一样的事。

12 thoughts on “孤独的人适合养什么宠物?”

  1. 很悲伤,大前天四块钱去世了…虽然和题目本身没有关系但我还是想私心做一次更新。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不知道。只知道它走前很急躁的跑轮。过多的原因分析也不需要了,结局已是这样了感觉也不想再说什么了。
    走的时候很安详很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毛很干净。

    给它做了个小盒子,放了点食物和一朵花。埋在家门口的花坛里了。对老鼠而言那些草已经是大树了,希望它身后依旧得到大树般的庇佑。
    谢谢大家…
    ————–分割线————————仓鼠,仓鼠,仓鼠。
    我家仓鼠叫四块钱,因为是四块钱买的。是一只小三线。有段时间一直在南京和上海奔波,中途把它搁在家里一周,后来去看,安然无恙。

    仓鼠也是很治愈的动物。比如可以训练它趴手,让它跑跑轮,每次清洗完笼子之后它会很兴奋地跑轮、洗澡、上下窜。大部分时候是自动运行模式,根本不用你去管,都在睡觉觉。偶尔等它醒了握在手里,喂它吃东西,呆萌呆萌的。

    仓鼠虽然好养,但是在出差把它扔家里还是要有点注意事项的。一是要保证它的生存温度适宜,冬天我用的是电暖片+棉花;夏天用金属板+小瓷屋给它降温,还要注意防小虫子,解决方法是盖一条纱巾在笼子上面。另外,走前建议对笼子进行清理,换上干净的浴沙再走,保证水干净清洁,粮食供应充足。

    我用的笼子是可拆卸的亚克力板子的笼子。图片比较老了,其实后来随着经验也改变了里面的布置。这种笼子用起来还是很方便的,比一般的铁丝笼好很多。
    总归,仓鼠算比较合适的选择啦,当然实际地要看题主的喜好。好养不意味着可以随意养。只要有了一些经验,给仓鼠一个好的生长环境,它就会让你非常省心…
    爪机码字,有啥写啥,请见谅…

  2. 养一只娃娃吧,不要觉得Girly,好好照顾她,给她换上漂漂亮亮的衣服,做上漂漂亮亮的头发,让她坐在门前的屏风处,你一回家,就能见到她。

    养一只小熊也可以呀,软软的,毛发细腻的那种,离家之前要把它安顿在卧室,记得给它留一盏小灯,别让它在你不能陪它的夜晚里感到害怕。

    养一条围巾吧,围巾蜷起来的样子就像猫一样,天冷的时候就让它盘在你的脖子上吧,带它出去看看。天晴的时候,就把它给洗洗,晾在家里通风最好,阳光最灿烂的地方吧。

    养一只软绵绵的枕头吧,睡觉的时候枕着它,枕着它,做着或好或坏的梦,在上面留下眼泪或者口水,孤单的时候还可以抱抱它,靠着它柔软的身体在心事缠绕和倦意中睡去吧。

    不要轻易做决定去养狗,养猫,养仓鼠,或者遇见并驯养一个人。

    一个坏主人,会误人家一辈子的。

  3. 可以养块小石头呀。
    像这样。

    那天在路边看到它,一颗石孤零零躺在花坛旁边,怪可怜的。

    小石头不吃不喝不排泄,体积小易携带,没有噪音不会扰民,不需要登记不需要去医院做检查,也不会咬伤邻居家的小姑娘。

    你经常出差,可以带它一起去见见世面嘛。
    看它总待在一个地方,多可怜啊。

    ———————————————————————

    小石头说那张照片照得太严肃,怕你们觉得它是个黑面郎,所以要我重新拍一张。

    「瓜哥,你把我竖过来,这样显得高些。」
    「换个有档次一点儿的背景行不?」
    「把光打集中点,突出我的闪光点,不然别人以为我是黑煤球呢。」

    ……行。

    「谢了瓜哥!」

    ……别客气。

    P.S.它说“小石头”这个名字太low,让我给它重新起一个。求推荐。

    ————————————————————————

    多谢评论区小肥羊先生提供了一个黑哥满意的名字……石敢当。
    黑哥说以后这是它的艺名,但它是颗有情怀的石头,只卖艺不卖身。它还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请大家不要过多关注它。

    石敢当唱着「我是一~颗~~小小滴石头~~」渐渐走远了。此刻我不禁觉得,它是那样的崇高,而我是这样的渺小。

    这就是大人物的风范啊。

    帮助起名字的诸位少侠,多谢了。如果有时间来西安玩,报上我瓜哥的名字,你猜饭馆会给你打折么?

    ————————————————————————

    大家都对黑哥这么热情真是始料未及啊。

    然而烦请不要觉得我是来卖萌的,虽然可能确实有那么点儿萌,是因为近来状态好得太多了……

    捡到黑哥的时候,确实处在很艰难的时段,好比脊梁骨被抽走了,然后给你棵小树苗,虽然它和你一样脆弱,但好歹可以倚靠,凑合着撑起脖子看看夕阳。之前只能看水泥和皮鞋。

    题主肯定以为我在卖萌,你们看他都不愿意理我。然而我确实是认真的,黑哥确实帮助我很多。严格来说不能算一只宠物,应当是朋友,像傻大个儿那盆银皇后一样。Always happy,no question.

    此刻黑哥疾步走到我跟前来,居高临下地说:我们是上司与下级的关系,年轻人多读点书,少上网,知道不?
    我哭丧着脸点点头。

    然而……我怎么嗅到一股抖M的气息。

    题主,我是认真的,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实践出真知,听我的没错。

    然后希望各位不要因为仰慕我是卖萌界殿堂级的人物而关注我或者求交友什么的,多谢了。

    携黑哥,不是黑哥携我祝各位好。

  4. 多图。

    可以像“小野寺桦恋”一样,养一个充气娃娃当女儿(你也可以拿她当妹妹/女朋友,真的)。

    然后,你不仅有人陪了,不会空虚寂寞冷了,而且,还能非常充实。

    教她刷牙

    给她买好看的衣服

    带她逛超市

    给她做饭吃

    陪她玩游戏

    一块儿欢乐的自拍

    给她洗澡

    在她睡前还能再看看书啊光盘什么的

    这生活得多有滋有味啊。

  5. 我养了一只蚯蚓。
    那是在一个雨后的下午。我看见它一个蚓孤独的爬着,一会儿S.型,一会儿 B型的爬着。
    从它那弯曲的身影中我好像看到了我曲折的人生。
    嗯,就这一瞬间,我决定我要带着它。
    于是乎我把我那盆已经被我养的快死的仙人球给扔了,换成了这只孤独的蚯蚓。
    后来我觉得我们俩太孤独了,然后我就把它切成了两截,这样一对最熟悉的陌生蚓就在我手术刀下诞生了。
    我给他们一个蚓取名叫亚当,另一个蚓取名叫夏娃。
    我时常在我孤独的时候就把他们俩挖出来陪我说话。
    有时候恶趣味的把他们身上涂点墨水,任它们在纸上涂鸦。
    我觉得这是他们和我交流的一种方式。
    有时候朋友在电话里问我:最近怎么样啊,是不是还一个人啊。
    我都会得意的说:不,我现在三个蚓。
    看到这里,题主是不是也要去挖一只蚯蚓去啊。
    ——————————分割线——————————
    时隔两年答案被莫名的顶起来,当我看到@黄电电 的评论时真是无限感慨,嗯,时间好快。
    蚯蚓已经放生了,目前是否活着我不知道。
    我也遇到了一个好养活的女朋友,一包零食,一碗酸辣粉就感觉自己很幸福的可爱妹子。

  6. 养个鹦鹉八哥啥的也挺好,回家的时候,她会说,你回来了?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7. 黄皮子大仙
    1、卷卷有一些不可抗拒的强迫症,比如它喜欢进我卧室,而我不准,一趁开门就钻进去,怎么呼唤都没用,如果假装关门,留下一条缝,它就忍不住钻出来,或者蹲下去对它竖一根中指,百分百会按捺不住好奇凑过来

    2、一打开笼子就火速冲向厕所,因为厕所里的水经过放置,含氯少,隔几分钟就会去舔一次,因此养成了在厕所洞边边大小便的习惯

    3、每一只貂的性格都不一样,别人家的各种温柔撒娇,会在身上碎觉,会主动缠脖子,而卷卷只有洗澡的时候缠脖子,怕得要死,占领制高点才有安全感

    4、智商很高,想要玩柜子上的垃圾袋而腿短勾不着,就会刨开我挡在柜子前的东西然后把第一层打开,钻进去再从第二层钻出来,拿第二层垫脚

    5、身体很软,有次笼子没关好它自己打开门顺着笼子爬上阳台,从缝隙掉下去了,三楼啊我的天,回来看到屋里乱糟糟的它不见了踪影我歇斯底里的哭,以为摔死被人捡去吃了呢,贴了个寻貂启事在门卫那儿,发动小区里的孩子找尸体(承诺找到的给50),事情很快就传开了,第二天对面街的洗剪吹大妈问我“重金酬谢”是有多重,我说请大家吃饭吧,她说那可不行~网上查了下这家伙要值两三千呢,只带了一百,哭着抱走了……尼玛一身卤鸭子味儿是怎么回事!拉了好几天的绿稀便,又是喂乳酸菌素又是多维元素的,半个月才把肠胃调理好

    6、特别爱吃泡沫,柜子里的泡沫都被它叼走了

    7、能找准任何机会钻进我鞋子叼走鞋垫藏到秘密小角落里,还爱啃我穿了丝袜的脚,对我的味道欲罢不能……现在甚至学会开更重的鞋柜了,最爱一双枚粉色羊皮尖头单鞋,无论放在哪个盒子里总能被找到

    8、洗完澡打开门,发现这货在门边守着,一个箭步冲进来拉shi…蹲地上搓衣服,好奇宝宝非要尝一尝洗衣粉水

    9.喜欢喝酸奶,所以每当看到我刷牙就一蹦一跳的跑过来咬我牙刷拔河
    以为是吸管

    10.爱笑,把它抛向空中,落地时会会扭着屁股后退,嘴里发出”咯咯“声,然后缠着再玩一次

    11.闲的蛋疼时会跑过来舔脚,再顺着裤管舔脸…质感粗糙

    12.理论上来讲能听懂主人指令,会原地转圈圈

    13带卷卷出去玩,不敢跑出笼子,眼神里充满惊恐⊙ω⊙,熟悉了环境后就开始四仰八叉的碎觉,然而我就是不让它睡,一会儿抱抱一会儿给妈妈抱抱,出奇的温顺小绵羊,平常在家对我就是人来疯,自己的地盘各种嚣张跋扈,到新地方就收敛了,突然毛焦火辣的往外板,就是想拉便便了,真乖~从不拉身上,晚上一回家倒头就睡,时不时还说梦话,跟平常“咯咯”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像柔软的棉花一样怎么蹂躏都不醒,玩太累估计梦魇了吧^ω^

    身上有麝香味,闻不来的亲慎重考虑

  8. 个人认为 豹纹守宫 是一种值得饲养的宠物。

    拥有迷人微笑的豹纹守宫。

    和大部分爬行类宠物不同, 豹纹守宫既不是国家”三有保护动物”,也不在CITES附录中,是可以合法饲养 的种类。

    而且作为原产地在非洲荒漠地带的守宫,如今在全世界宠物店售卖的豹纹守宫都是人工繁育的。多代的人工繁育使得其基因趋于稳定,性格变得温和。极少会对人产生攻击性。我看了上面的答案,貂不怎么认主,而且容易造成严重伤害。还有加州王蛇性情相对凶猛,个人认为不适合作为入门品种。

    少量的活动空间,简易的环境以及较低的饲养难度使得它们成为了饲养爬行动物的入门品种。而且作为一种夜行性的壁虎(守宫就是壁虎,作为沙漠中的壁虎豹纹守宫没有吸盘,没法攀爬光滑的表面,逃脱能力不强),也很适合在职人士饲养。并且夜行性的守宫并不需要光照,而光照是大部分爬行类饲养的一个重点和难点,在这里可以完全忽略。

    平时白天上班工作时豹纹守宫在家里休息,晚上回家的时候豹纹守宫变得活跃好动,人们也很容易和和这种活跃的壁虎产生互动,也很轻易就能观察到它们的捕食行为。

    豹纹守宫在一年之内就可以生长成熟,主人很容易就可以体验到饲养的宠物繁衍出下一代的乐趣。而且它们有丰富的基因品系,即使作为培育出不一样色系的后代为目的而饲养,也能感受到它们带给我们的无尽欢乐。

    写这个题的目的是因为今天我自己也收到了一对幼体豹纹守宫,正好就在这里分享一下建立饲养环境的过程。

    首先是拆开快递看到两只豹纹守宫宝宝。

    然后开始准备饲养箱,我家里正好有一个闲置的爬行缸,是之前救助东部箱龟时留下的。正好这个箱的高度能够超越幼体蟋蟀的最大弹跳高度,于是便用了这个。

    在旁边我特地展示了两种垫材,上面的一种是厨房用纸,下面的一种是极细的爬行类专用沙。在这里我推荐所有的幼体守宫全部用厨房用纸作为垫材。起码要到守宫成长到8厘米后再换成细沙。因为豹纹守宫过于好动,很喜欢舔舐环境中的细沙,导致幼体容易产生消化问题。这个是国外研究的一个结论。

    在长大之后我依然推荐使用细沙,因为我倾向于饲养任何爬虫都要贴近它们的原产地环境,而只有沙子能营造出这种自然的环境(以及好看!)

    关于豹纹守宫的尾巴,壁虎都会断尾,尽管在人工培育多代后的豹纹守宫已经不常断尾了,但是在抓拿它们时还是要尽量避免压迫它们的尾部,以防万一。

    守宫的尾巴是用来储存能量的器官,上面的对比图是同一只豹纹守宫尾巴的对比。

    肥胖的尾巴说明了守宫养得健康,营养充足。

    在铺上厨房纸后,放上躲避穴,在这里我用了块空心木头作为它们的躲避穴,在并没有拍到的地方我还放置了水槽还有钙粉。守宫能够自行取食。钙粉槽和水槽用两个矿泉水瓶盖就可以了。于是就请二位守宫入箱了。

    在入巢后两只守宫迅速的就钻进了躲避穴了。

    在躲避穴里的豹纹守宫暗中观察。

    下面介绍食性,再上图中守宫两旁是幼体的蟋蟀。我使用蟋蟀是因为我这正好有小个体的蟋蟀可以喂食。而作为纯肉食性的品种,豹纹守宫一生其实吃单一的面包虫就足够了。这也是另一个它饲养方面的地方,幼体每天喂一次,成体两天喂一次。

    最后附上豹纹守宫和我在亚特兰大动物园买的豹纹守宫塑像对比。在这张图里面我已经看到了守宫的标准微笑了哦 ~

    不知道你们看见了么?

    如果你没看见,

    那我就放大一点:)

    摆在书桌上,让它天天对你笑一下,希望能够暖心一点:)

  9. 我养了一只蜗牛
    萌萌哒
    洗菜的时候发现的
    我把一个透明罐子洗干净给它当家
    每天给它一片生菜就行了
    清洁很方便
    1 连生菜一起拿出蜗牛
    2 把罐子和盖子用水龙头冲干净
    3 放进一片洗干净的生菜
    4 把蜗牛从旧叶子上扒拉下来,放在新叶子上

    ++++++++++++++++++++++++++++++++++
    谢谢评论里好多小伙伴提醒我一定盖好盖子
    大家安心
    我家旺财住的有顶别墅呢
    ヾ(*ΦωΦ)ツ

  10. 推荐王八。

    ——————

    杀人放火老王八

    这一生,我只能教你三件事情。
    教你杀人,教你治国,教你斩妖魔。

    火焰,火焰,到处全是火焰。

    诺大的宫殿燃起大火,雕梁画栋顷刻便化了飞灰,顶天的柱子被熏得黑漆漆的。

    乌龟精刚从中空的柱子中爬出来,就被慌乱逃命的人怼到了一旁。

    龟壳摔得生疼,四脚朝天蹬了半晌翻不过身,乌龟精索性认命地伸长脖子,打算就这样被烤成干。

    战火四起的年岁,人心惶惶。沉迷酒肉的君王,脑满肠肥的大臣,就算是他在这柱子下面端端正正趴到终老,也不会是翘起国运的那只杠杆。

    失败,没劲,活该。

    四肢被烤得干巴巴的,乌龟精舔了舔嘴,郑重地总结完自己的一生,正打算闭上眼睛,便被抱进一个温热的怀里。

    被烧死还是被熏死,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乌龟精被人压在怀里,正对着那人衣襟上湿漉漉的血迹,他瞪着眼睛往上瞧了一眼,视线正对着对方小巧的鼻孔,顿时安分了许多。

    不知道是哪里的小太监,不过还是个孩子,逃命的当口竟还捡起了地上半死不活的乌龟。

    小太监套着脏兮兮的袍子,抱着只脱水的乌龟,望了一眼在大火中变得格外闪耀的王座,摸索着掀起几块砖石,一头扎进了黑漆漆的洞口。

    密道的尽头是一条蜿蜒的暗河,乌龟精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他正在被小太监用腰带系在头顶。泡了水突然如海绵般涨大了几倍的乌龟,将小太监压得直喘气, 手脚并用地往前走。

    “放我下来,我能游。”

    觉得自己不能欺负孩子,乌龟精伸出了脖子,朝着下方的小太监大叫。

    被烟呛着的嗓音听上去十分怪异,小太监咬了咬嘴唇,愣了一阵才把头上的乌龟给放了下来。

    乌龟精入了水的确能游,就是暗河的石块忒多,他都被撞绝望了,眼神幽幽地在小太监身上晃来晃去。

    小太监可真好看啊,唇红齿白,眼睛像一汪清澈的泉水,皮肤像蘸了水的荷花。

    乌龟精看得脸一热,好看本人抹了把脸,抱起他重重的壳,又将他压在了怀里。

    “噗通噗通——”

    小太监跳动的心脏透过龟壳,强硬地打乱着乌龟精心脏跳动的节奏,直到两者完全重合。

    心脏失控的乌龟精有些尴尬,有一茬没一茬地跟人搭话。

    “小太监,谢谢啊,都快被烧死了还救我一把。”

    “我不是太监。”

    “哦”,乌龟精一下冷了场,伸手就想捂住嘴,却发现手短头长够不着,只好怏怏地叹了口气,假装挠了挠龟壳。

    而另一边,一直冷着张脸的小太监,这会儿却突然笑出了声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都亡国了,还要救只王八,我真傻。”

    “我不是王八”,乌龟精在心里想了好几种能安慰人的说辞,巴巴开口的时候冒出来的却还是这句。

    “哦。”

    小太监撇了撇嘴,望着暗河尽头出现的湖面,回头望了望便跳了进去。

    “你别跳,你别,别,你够不着”,乌龟精刚从尴尬中回过神来,一激动话就讲得结结巴巴。

    湖水不算深,却也到了下巴,小太监每走一步,便有浪涌着水花扑过来,让他直呛了好几口水。

    “你别走了,还有我呢。”

    乌龟精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大了几分,说完挣扎着掉进了湖里,然后伸长脖子叼起完全够不着底的小太监扔到了背上。

    小太监歪头拍了拍耳朵,又望了望身下如小船般乘风破浪的龟壳,愣了会儿神,然后抱着乌龟精长长的脖子,仿佛喃喃自语:“谢谢你,大王八。”

    乌龟精唰得红了脖子,磕磕绊绊地张了张嘴。

    要是能发出声来,他肯定得说自己不是王八,但现在他啥也没说,因为背上孩子的眼泪顺着他的脖颈一直流到了龟壳。

    烫得他心慌。

    小太监的哭声压抑,微弱得如同初生的小兽呜咽。等到连这微弱的声响也听不到了,乌龟精便僵直了四肢,生怕自己将睡着的小太监吵醒。

    于是不敢动弹的乌龟精与正抱着他脖颈入睡的小太监,便在宽广的湖面上晃悠悠地游荡。浪拍到哪里,他们便漂到哪里。

    后来乌龟精也睡着了,恍惚间仿佛还做了一个美梦。

    小太监真的不是太监,乌龟精也真的不是王八。

    他俩同时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湖水拍上了岸,小太监抱着乌龟精的巴掌滚烫,突如其来发起了热。

    乌龟精将他安置在地上,急慌慌地咬破了舌尖。

    舌尖立即便出了血,只有一滴,褐色的,隐隐约约还闪着些光。

    乌龟精快变成玄武了,他在青山碧水间修炼了百年,又在王国的龙脉上趴了百年。一个见惯了世面的乌龟精,此刻因为发热小太监慌张地化成人形,对着空荡荡的山谷,一时间手足无措。

    “前面石前,有金银花。”

    烧得迷迷糊糊的小太监,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化做人形的乌龟精。

    乌龟精一下子好似定了神,变出套药炉来摘了些金银花舀了些水,便手脚利落地生火煎药。

    小太监依然呆愣愣地朝他望着,乌龟精一扭头,打趣着问道:“我好看吗?”

    “好看”,发着热的小太监声音颤颤,“比画本里的人儿都要好看。”

    乌龟精别别扭扭涨红了脸,“你一个小太监,还看过画本?”

    “我是王子,有夫子教的”,小太监嘟囔了这么一句,又睡过去了。

    “城破那天,夫子在给我讲学。他将我推出门外,望着周围四处奔逃的大臣们,提笔在柱子上挥毫了几个大字,便撞柱死了。”

    “死亦何惧,他写得是这四个字。”

    乌龟精给在小太监喂了药,他坐起身子,断断续续讲他的夫子。

    “颇有风骨”,乌龟精由衷感慨。

    说起来,在他趴在龙脉上的百年间,转瞬即逝的朝代更迭,还不如他见过的苟且偷生与铮铮铁骨浓重。

    有一次国破,君王与宠姬蜷缩在大殿里。铁骑入殿,君王吓得满脸煞白,哀嚎一声跪在了敌军脚下。

    敌将没有看他,而是问一旁挂满了泪痕的宠姬,“你不求我?”

    宠姬起身理了理衣物,慢莹莹冲她的君王施礼,然后掏出藏在袖中的发簪,一把捅破了自己的喉咙。

    血溅了一地,溅了跪趴在地上的君王满身。

    “君王总是这般无用吗?”

    彼时他们已经相处了些日子,乌龟精话音刚断,亡了国的小王子便这样问他。

    赵童不是什么受宠的孩子,却也因此没有沾染上父辈的习性。

    乌龟精望着他黑黑的瞳仁,问道:“赵童,你想当君王吗?”

    “当君王能干什么?喝酒吃肉?”

    赵童拉着乌龟精的手,蹲在地上,用木棍捅了捅面前的木堆,篝火映着他长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打上浓重的阴影。

    “不知道。大概干得好的话,能让我永远都守着你。”

    赵童定定地望着乌龟精,燃烧的柴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他的掌心烫烫的,温度从手指向上蔓延,将耳朵边熏得红红的。

    “那我当”,赵童听见自己这样说道。

    干什么不重要,怎么当不重要,永远很重要。

    “师父,今天有奖励吗?”

    “想要什么?”

    “想让师父生小王八蛋。”

    赵童说完冲进他怀里,重重地蹭了几下跑了。

    乌龟精气得喘了口气,徒弟的背影大吼,“跟你说多少遍了,我不是王八!”

    徒弟转过身子冲他挥了挥手,挺拔得如同山间的白杨。

    乌龟精第一次觉得,比起自己,人的一生真的太短暂了。

    虽然小徒弟几乎每天都黏在他身上,但时间还是一瞬间就拉高了他的身形,现在赵童已经十六岁了。

    乌龟精理了理被徒弟弄皱的衣物,从屋内取了一套衣物去院中寻他。

    衣服是乌龟精的旧衣物改的,先前赵童学有所成,央着他给了“按照寻常人家生活”的奖励,之后两人粗茶淡饭粗布麻衣,赵童乐呵了好一阵子。

    “师父!”

    正在院中练武的赵童,看见乌龟精便扑了上去。

    赵童已经窜得和乌龟精一并高,乌龟精推了他两下没推动,好气地问他:“师父教你的礼仪你都忘干净了?”

    “没忘,都记着呢。这算奖励,一会儿便好。”

    赵童恨不得再长高几分,能将他师父牢牢圈在怀里。

    “衣物都压皱了,看看这些喜不喜欢,有些旧了。”

    “不旧,喜欢师父的衣物。”

    “更喜欢师父。”

    赵童放开乌龟精,在心里悄悄补充道。

    乌龟精望着赵童水汪汪的眼睛,里面好似有一汪清泉静静淌过。

    “赵童,你现在还想当君王吗?”

    赵童点了点头,“想的,你别离开我。”

    乌龟精将手上的衣物放在一旁,从柜子里又翻出些衣服细细叠过。

    “这些年,我教了你些什么?”

    “练武,读书。”

    “那现在起,你要用我教的武艺杀人放火,再用我教的理义励精治国。”

    这王朝又乱了,尸堆下洇出的血液弯弯曲汇成了河,叛逃的兵痞和流窜的匪寇,摇身一变投了敌,却又狗仗人势加倍得做起恶来。

    乌龟精在图上圈了三座城池,要他十天内将这三处清理干净。

    赵童闻言拉住了他的袖子,眨着眼睛问他:“师父去吗?”

    乌龟精没有回应,反而继续说道:“若是不成,那你大概会死在城里无法回头;若是成了,你也别回头,用好这三座顺势而起,等你成了新的君王,我会在龙脉上等你。”

    赵童不置可否,只是定定地盯着他的师父。乌龟精被看得脸上一沉,拉了几下没拽回袖子,气得凭空变出一把匕首,也不等他回应,割断衣袖便绕过他走了。

    将近破晓,赵童提着包袱蹑手蹑脚堆开了乌龟精的房门。

    “师父,师父”,他低低唤了几声,见师父完全未醒,索性蹲在身子,半跪在了床畔。

    “你别生气,师父说什么我都答应的。”

    他的视线从师父的五官一一划过,仿佛要将这张脸重重刻在心里。

    “这次就不要奖励了,等再见的时候再跟你讨好吗?”

    赵童慢慢站起身子,轻声这样说着,转身走了几步又好像反悔了一般,回头俯下身子,在师父额间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喃喃自语:

    “师父,我喜欢你,以后我替你守着国运,你也喜欢我好不好啊?”

    十一

    等到脚步声完全远去,躺在床上的乌龟精睁开了眼睛,伸手摸了摸额头。

    他原本思量着还有什么需要嘱咐,迷迷糊糊睁着眼睛竟过了整夜。

    没有什么要嘱咐了,他已经走了。

    乌龟精这样想着,将手掌慢慢地,盖上了自己的额头。

    十二

    赵童就像救世的神,从天而降来势汹汹,五日之内便带着整整三座城池,逃离了水深火热。

    前朝遗孤的血脉,天降杀神的手段。短短年余,赵童身边便聚集了大批忠诚良将。

    燃烧着整片国土的战火熄了大半,春风裹狭着湿汽吹向各处,抽芽的野草,婴儿的啼哭,破碎的疆域又重燃起了勃勃生机。

    “可以停下了”,很多人这样说道,拿下王城只差离门一脚,名为安逸的种子在每个人心中悄悄发芽,除了赵童。

    他的心里没有什么空隙能装别的东西,所以他不能等。

    于是战神救世的第三年,江山又姓了赵。

    那天杀伐决断的君王,开心地像个得了糖的孩子。和将领喝了些酒,醉醺醺得蹲在了那根顶天的柱子旁边,小奶猫似得声声叫着师父。

    第一声,师父没有出现;第二声,师父没有出现……等到他完全说不出话来,嘟嘟囔囔动了动嘴唇,宫人送来了一份书信,师父还是没有出现。

    那是一封很短的信,他熟悉的字迹,还带着未干的墨香。

    “这一生,我只能教你三件事情。

    教你杀人,教你治国,教你斩妖魔。”

    十四

    那是气死老臣的一天,君王仍然不肯纳妃。

    又是气死老臣的一天,君王突然带回个战死将士的遗孤,立为太子。

    还有很多生气的日子,直到某天东边便传湖上有妖魔作乱,抢了孩子,翻了行船,君王扔下缓步过劲儿来的老臣,为斩妖魔走得悄无声息。

    十五

    这是阳光明媚的一天,乌龟精把抢来的孩子送回岸上,钻在水里伸着脖子看着过路的每一个行人。

    或许是知道有人要来,乌龟精泡在水中,久违地做了一个美梦。

    梦到那年他和小孩在湖中漫无目的地随处飘荡。微风徐徐,水波漾漾,晃晃悠悠便仿佛过了百年。

    作者: 姚一十

    首发于脑洞故事板公众号9月10日

    脑洞故事板

    微信号:ndgs233

    微博:@脑洞故事板

  11. 男票养了一只蝌蚪

    用一个很大的缸(对于一只蝌蚪来说)

    给它加了过滤器,水草,还有水草泥什么的

    还放了一个小贝壳希望它进去睡觉(???)

    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小张

    后来小张变成了青蛙(或者蛤蟆)

    他又给青蛙取名——小王

    小王是真的很小啊

    看花纹应该是蛤蟆无疑了

    但是…不知为什么蜜汁可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