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台海传来重磅消息,大陆动手了?

据台湾媒体今日报道,6月7日,大陆福建海警3598H艇,在金门外海对台军运补船进行拦截,并盘查。消息曝光后,整个台湾民怨沸腾了,这些人在网上歇斯底里的咆哮:

“台湾政府毫无作为!”

“这个算侵门踏户!”

“大陆就可以这样越界执法了吗?!!!”

放TM的屁!在笔者看来,大陆这次拦得好、查得好!如果有必要,还应该登船、扣押、判刑!

怎么,搞你一次就受不了了?以前台湾这些畜生怎么对大陆的,你们是耳聋听不见还是眼瞎看不到?

看到这里,想必很多朋友也看出来了,笔者非常愤怒,而且是那种咬牙切齿的愤怒!我为何这么生气?因为,我们只是轻轻搞了他们一次,台湾这群人就撒泼骂街。而在过去几十年里,台湾海上执法部门,根本没有把大陆人民当“人”看过!

八十年代,大陆正因南海岛礁与东南亚各国搞摩擦,且先后打了多次海战。而就在我们无暇顾及台湾之时,我们那群“同胞”,正疯狂的屠杀着大陆的渔民!

案列一:1985年某天清晨,大陆一艘采砂舢舨因机械故障,误入有台军驻守的二胆岛。此时,金门作战司令部却向二胆岛守军发出战备警告,要求守军火速处理情况。而刚从梦中被惊醒的台军二话不说,直接抄起枪就对大陆民船疯狂的扫射!

我们的船民吓傻了,急忙高喊:不要开枪!我们是老百姓,不是军人!

然而,金门司令部压根没有理会,再次下令要求守军火速清剿。

伴随着上级的催促,子弹再次如瓢泼大雨射向大陆民船。我们的船民6人当场中弹,霎时血洒沙滩和礁岩。而剩下的两名幸存者吓得脸色苍白,连滚带爬的钻进海岛洞内。

当守军与金门司令部发现射杀的是平民,害怕事情败露担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

在上级近乎疯狂的命令下,台湾守军立刻把一再跪地求饶的大陆船民押送至悬崖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把他们从五层楼高的峭壁上推下,,全排官兵眼睁睁、亲眼目睹2人霎时趴倒在岩石上,七孔流血,脑浆四溢,死状惨不忍睹。

后来,在守军爆破民船销毁证据时,发现一封信。信中这样写道:

“妈妈,儿子已经又取得1张毛线票,只要加上妈妈那1张,就可合织件毛衣给母亲过今年的寒冬”!

当老母亲在寒冷的冬夜仍然痴痴等待着儿子归来、用血汗攒的毛线为她御寒时,怎可知,儿子早已命丧黄泉!是谁导致了这场悲剧?是我们一直坚信两岸一家亲的台湾同胞!

案列二:1990年7月22日,清晨。福建前镇裕村渔民在海滩上发现一艘搁浅的渔船,编号“闽平5540”。他们登船后发现,两个船舱全被舱盖死死封住。当他们撬开舱盖后全都傻眼了:在密闭的空间内,横七竖八的躺着25具尸体,还有一名奄奄一息的幸存者!

怎么会这样?几天前才出海的船、26个还活蹦乱跳的人,怎么回来就剩下一堆尸体了???

事情,还要从7月20日说起。

当天,26名附近渔民乘坐“闽平渔5540号”前往台湾海峡与岛内渔民做生意,结果在半路上被台湾军警抓获。在登船检查后,台湾军警强行把26人关进一米高、三米见方的船舱内,并用六寸长的全新圆钉将船舱顶盖钉死,还在船舱顶盖压上重物。

由于缺氧缺水,25名大陆渔民被活活闷死,仅剩下林里诚一人!然而,这一切,还只是冰山一角!

1990年,一艘台军舰故意撞翻大陆渔船,21名渔民落水淹死。

1999年,台湾某船船长屠杀大陆15名船员。

2017年,台湾海巡向大陆渔民开枪,致使两名大陆渔工受伤。

……

据统计,自两岸交流以来,台湾在海峡强行扣押大陆渔船223艘、 渔民3160人。此外,遭台湾军警海上抓扣残杀的、遣送船闷死的、海上旅馆淹死的、船老大推下海的、船长拿枪一个个打死的大陆渔民,死伤超过数百人。仅金马守军就打死大陆渔民46人,大陆渔民均是正常航行!

六章竞技二 之所以受大家期待,不是因为这场比试会有多精彩,而是因为大家都想看着叶空出丑,看看这个傻子被揍成什么样。 “看看,傻子上了。” “不知道几招会被扔下台来呢?” “我猜三招。” “哈哈,那你高估他了,我猜他自己就会在台上尿裤子。” 叶空听着下边不绝于耳的讽刺声,淡然摇了摇头,你们这些家伙,难道一点点同情心,一点点兄弟情分都没有嘛? “请多指教。”叶空双手抱拳,对着叶龙行了一个礼。 可他却发现对面一点反映都没有,对面的叶龙背着双手,高仰着头,用一双鼻孔对着叶空。 “不想挨打的话,自己滚下去!”叶龙哼了一声。 这叶龙虽然才十四岁,可生得比刚才的叶虎还要高大,看上去比成年人小不了多少,明显也是力量型的选手。 说实话,刚才看了叶虎和叶况的比试,叶空自己也有点寒意,不管是力量型的,还是技巧型的,他都打不过。 人家都练习了好几年武功,他叶空只不过练了七八天长跑,这就想轻易打败对手?这是不可能的,长跑,俯卧撑,都没那么大功效。 “滚你妈的!”毫无胜算的叶空吼了一声就扑了上去。 老子什么都没有,可老子敢玩命!你,敢嘛! “他骂人!”叶龙喊了一嗓子,闪到了一边。他本以为叶空一定不会比试,必定提前认输,所以他干脆摆出吃定对方的姿势,指望用鼻孔打败对手。 可他错了,叶空不但不退,居然还主动攻击,打得他有些措手不及。 “骂你还是轻的!妈的,不骂人,当老子是郭靖嘛?老子是流氓哎!”叶空一边骂着,冲着叶龙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不过叶龙也是练过的,叶空的几下毫无花巧的拳脚,被他轻易挡住。 “既然你想挨打,就别怪四哥不客气了!”叶龙眼中厉茫一闪,挥拳猛地击出!叶龙和叶虎一样,也是走的刚猛的路子,拳头打出,带着呼地一声风声。 台下众人都看得清楚,叶空开始一番死缠烂打,根本没有招式,可谓漏洞百出,叶龙不过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叶龙稳住了,那叶空倒霉的日子也就到了。 这样的打斗,就连叶浩然看了都直摇头,其实他也看见了叶空冒雨跑步的一幕,心里对这个儿子还是有点想法的,能吃苦,有毅力,叶浩然还是给以他充分肯定的,所以内心里也期望着叶空能有所表现。 可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叶浩然一眼看出,这叶空根本一点武功知识都没有,你体力不如人,就要学之前的叶况,连打带跑,消耗对方气力,然后伺机而动,趁他露出破绽,一举击败对方。 你这主动进攻又算什么?不是自己找死么?对方只要腾出手来,一巴掌就把你拍死了! 在叶浩然看来,叶空无论是战法,还是战力,都不如叶龙,眼下叶龙这一拳,叶空必定是一招落败的。 “唉。”叶浩然非常细微地叹了一声,等着叶空落败。 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乎人想象,所谓奇迹,就是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出现让人惊叹的事情。 “砰!”叶龙这一拳,叶空还真的没躲开,拳头猛烈地击打在叶空的胸膛上。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叶空并没有倒飞出去,反而是叶龙叱牙咧嘴了起来。 没错,叶空也不傻,今天出门前在衣服里缝了一块铁板,并不厚,可也够叶龙受的,全力一击打在铁板上,真是要命。 可就算有铁板缓冲,这一下也够叶空喝一壶的,叶龙这一拳还带着内功呢,震得叶空血气翻涌,脸色发青。 “竞技不带穿盔甲!”叶龙甩着仿佛要折断的手腕,怒吼。 可是,这还没完呢。 叶空一口鲜血涌了上来,当下也不忍了,张口,噗地一声喷向对面的叶龙。 两人本来站得极近,叶龙根本躲不开,这就被喷了满脸,眼睛都睁不开。 “不带吐血喷人!不带攻击眼睛!” 趁他病,要他命!这是叶空的一贯作风,猛地一脚踢在他裤档中间。 “嗷!”叶龙疼地嚎了一声,那姿势堪称精彩。满脸是血,紧闭眼睛,双腿紧夹,撅着屁股,左手扶着裤档,而右手,也因为打中钢板而疼得指在半空,那造型就跟迈克杰克逊跳的那舞似的。 “不带……攻击……要害……” “不带这个不带那个,当老子跟你过家家玩么?”叶空冷笑一声,扭头吐出一口血,走过去,蹲下来,抱住叶龙的腿,猛地一掀…… 于是众望所归的叶龙,就这样被扔下了台。 台下众子弟,几乎要晕倒了,一个个眼珠子都要惊得掉了出来,本来他们指望叶龙要一招致胜,可谁知这一招,却让叶空胜了。 众人另一个惊讶的是,这叶空摆明了犯规,还一次犯如此多的规,这也太胆大了,当着叶浩然以犯规手段重伤四哥,你叶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嘛? 众人的眼光又去看叶浩然,只见他们的老爹也被这奇迹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张着大嘴,久久不能言语。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叶龙的同胞兄弟叶虎,他一个健步冲出去抱住叶龙,抬头怒喝,“无耻小贼!你使用违规手段重伤我哥,你不怕家法嘛?” 这下叶浩然也被喊醒了,站起身来,吼道,“快来人,把叶龙抬下去救治,检查子孙根!” 很快来了几个亲兵,进来抬着叶龙去了隔壁。 叶浩然又指着叶空暴怒地吼道,“竞技中禁止穿盔甲,禁止使用武器,禁止攻击眼睛和要害,难道你不知道嘛!” 台下众人,立即用兴灾乐祸的眼神看了上去,嘿嘿,小子,很嚣张是吧?得胜了是吧?你知道嘛,违规一项规定是责一百军棍,哈哈,四百军棍,你小子如果打不死,我就不姓叶! 不过叶空却苦笑道,“爹,我真的不知道,没有人告诉我这些。” 当然了,就算叶空知道他也装不知道,谁叫你没派人告诉我呢? 叶空继续又道,“有句话叫不知者不罪,我真的不知还有这么多不准,当时我就听二哥跟我说,规则是根据年龄段捉对撕杀,他也没说有什么规矩,我哪知道有这些规矩呢?” 叶文一听,好小子,你够卑鄙,你干吗把我拖下水? 看着老爹怒视过来,叶文赶紧上前一步,慌忙解释道,“禀报父亲,我没说捉对撕杀,我说的捉对比试。” “你说了,你就是用的这个角度,如此站立,用如此的笑容,然后摇头晃脑道,捉对撕杀……”叶空赖定他了,还说的言之凿凿,动作神态都表现出来了。 “你少血口喷人!”十天前的话,叶文自己都记不太清楚了,他的反驳有些无力,他心里嘀咕,莫非我真的说了撕杀? “别扯这些文字游戏!”叶浩然怒喝一声,问道,“我问的是你有没有告诉他竞技规则?” 叶文心想那小子敢血口喷我,我就不能喷你嘛?当下就想咬牙说谎,可是抬头看见老爹,心中一慌,想到当时好象还有亲兵家丁在场,那些亲兵可只对老爹一人忠实的。 “没有。”叶文心一虚,说了实话,说完又解释道,“父亲,我只是告诉他这个消息,我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规则,而且我也没有必要……” “好了!”叶浩然冷冷打断叶文的话,抬头对着叶空,低喝道,“就算叶文没有对你说这些,你也不能违反规则,要知道,这些规则是安国所有擂台上都禁止使用的!” 众人一听,对呀,老爹英明,这是全国通行的准则,这你没话说了,你还能说不知道嘛? 可叶空还就能说不知道。 “父亲明查!”叶空双手抱拳,朗声说道,“众所皆知,我叶空是一个傻子!十二年来浑浑沌沌,没有人教导我,也没有人告诉我什么,别跟我说全国规则,也别跟我说叶家规定……因为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过!我斗大的字不认识一个,也没有出过叶府大门,父亲若是以常人之理责罚我一个傻子,叶空不服!” “你!”叶浩然指着叶空,竟然觉得有些无法反驳,心道,你口口声声自己是傻子,可我怎么觉得,我们这么多人被你个傻子戏弄呢? “将军!”这时进来个亲兵,打断了里边的尴尬。 “四少爷身体检查完毕,轻伤,指节受损,其他无碍,子孙根没有明显损坏,休息些日子当可康复。” 听见伤情检测结果,叶浩然松了一口气,挥手道,“送四少爷回去休息,请最好的郎中,用最好的伤药。” 接着又对叶空说道,“叶空,念在你不懂规则,这违规处罚这次就免了,罚你抄写竞技规则一千遍。” 众子弟忍不住发出嘘的声音,四百军棍就不打了么?抄写一千遍竞技规则,这处罚太轻了。 可就算这,叶空还不想干呢。 “父亲,孩儿不识字。” 叶浩然恼怒,“傻子、不识字,这都是你的本事嘛?”气得哼了一声,想想让不识字的人抄书也实在不近人情,于是开口道,“叶文,你既然通知,就要通知清楚,这事你也有责任,一千遍竞技规则,罚你抄写!” 叶文真的要吐血了。哦,合着傻子打了人,犯了规,屁事没有,连抄写都不用,老子啥事没干,却要被罚抄,这有没有天理了? “孩儿认罚。”叶文无奈行礼,扭过头,看见叶空正站在擂台上对自己笑呢。傻子,别高兴的太早!看你今天怎么死的! 这时听见叶浩然又说,“叶虎,你就不用留下了,回去陪你四哥吧。” 叶虎却没走,说道,“父亲,孩儿不走,孩儿今天要挑战叶空!” 迎着叶虎要吃人的眼睛,叶空一阵心惊肉跳,挑战?还可以挑战嘛?费尽心思,才赢了叶龙,若是再对上叶虎,凭什么取胜呢? 谁知叶虎刚说完,叶文也说道,“父亲,我也要挑战叶空!” 叶空吸了口凉气,妈的,叶虎就已经要我的命了,又来个更强的叶文,老子招你惹你了,为什么非要痛打落水狗呢? “根据规则,多人挑战,年龄最长者的挑战有效,叶文对叶空!”叶浩然说道。 “喂喂喂,还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呢。”叶空赶紧插上了嘴,说道,“鉴于我今天体力严重透支,所以我……拒绝挑战。” “不可以拒绝!” 日他仙人板板,竟然都不可以拒绝,叶文,你早计算好的吧? “不过你可以从众兄弟里找一个帮手,让其帮助你应对挑战。”叶浩然又说道。 “找帮手?”叶空回头看了看台下的兄弟们,心道,这里哪有什么帮手,都是冤家啊!请他们上来,自己死得更快! “那我是不是可以认输呢?”叶空想想又说道,他从来不是个死心眼,带兄弟出去砍人,到地方发现对方数倍于自己,还不跑?等着被砍死嘛?出来混就是这样,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 “可以认输。”叶浩然回答道。 “认输有惩罚嘛?”这得问问清楚。 “没有,不过你小心被别人唤作懦夫孬种!” 切,老子被人骂了十二年傻子,也没怎么样?还怕懦夫孬种的称号? 就在大家以为他肯定要认输时,叶空却又问,“打赢有奖励么?” 叶浩然竟然笑了起来,“有,为父可以奖励你一件,任何你需要的东西!” 叶空眼睛一亮,妈的,拚了,老子绝不是一个甘于平静的人,老子今天来就是要让叶浩然教自己武功,若是胜了,就由不得他不答应了。 若是得到安国第一高手叶浩然的教习,自己变强指日可待。 “好!我应了!” 台下响起一阵哧声,这小子太自不量力了,居然想打赢叶文,太狂妄了,莫非……这时有人突然想起什么,喊了起来。 “不能再让他作弊犯规了!” “对!这傻子太狡猾,把他衣服脱了!” 叶浩然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吩咐道,“来人,带叶空去换身衣服,叶文,你去详细给他讲一讲竞技规则,等其他兄弟们比试完了,你们再战。” 接下来的竞技乏善可陈,可能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叶文和叶空的大战,所以后边的竞技大家都没有什么精神。 在所有人看来,这次叶空没办法了吧,这傻子不违反规则,还怎么打胜呢? 不过就算这样,大家已经对叶空有了不一样的看法,首先就是这傻子确实不傻了,以前大家还在怀疑他不傻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今天一看,再无人怀疑;其次就是他不但不傻而且还很精明,胆大心细,敢做敢说,阴人更是一绝,一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 大约一个时辰后,捉对比试就结束了,大家所期待的比试即将开始。你连洗个碗都费劲,要你何用”“老板我会努力工作,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你在砸碎一个弯,那断你两天粮”说完一个身材肥胖,满脸赘肉的女子朝着深厚的房间走去。而一旁满脸委屈的段毅则是擦着脸上的汗水,看到身旁堆积如山的饭碗,一脸愁相。这是他连续不断工作的第三个晚上了,正是因为自己在茶馆打工,不小心砸碎了一个茶碗,于是老板娘就把自己发配到后院专门干洗碗这个活。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个体格健壮的人也承受不了。所以段毅此时已经精疲力尽,他真的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但看着眼前那数不尽的碗,一种想死得死都有了。看着天空中那飞翔的鸟儿,那自由自在飞舞的样子,段毅望的有些出神……渐渐那眼皮如千斤沉重,且大脑已经渐渐失去了意识,段毅就这样睡着了。睡梦中,段毅见到了自己病逝多年的父母,他们很安详,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舒服,看到他们的那慈祥的样子,段毅很是羡慕,父母不断的招手。段毅慢慢的朝前走去,在那片看似极乐的世界中,似乎任何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都消失。段毅喜欢这样的生活。渐渐,身体有种飘飘然的感觉,随后双脚离开地面,朝着天空飞了上去。“我这是怎么了?”段毅有些惊讶的说道。可此话并没有人回应,就连他的父母也是在地面抬头看着,脸上仍然挂着美丽的笑容。天空中和煦的阳光不断洒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舒服,而一道曾经令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毅儿,最近过的好吗?”段毅一愣,这道声音在那脑海中不断回荡,可这道声音对于自己来说,那可是无比的悉,因为这真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低着头看着地面,此时父亲还是用那慈祥的面容看着自己。段毅忍不住,眼角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流淌下来,自从父母去世,自己孤苦伶仃,被人嘲笑,被人冷落,更是被人瞧不起,这些难过,他从来没有向谁去抱怨过而是自己不断往肚子里咽,毕竟一个没有了父母的孤儿,又怎么可能被人瞧得起呢。他黯然伤感,默默地看着地面的父母,这个时候他心中想要怒吼,将这几年的委屈都怒出来,父母去世之后,自己无依无靠,独自前去一家餐馆打工,虽然能混伤口饭吃。但地主家的饭那能吃的如此轻松,在那受尽的折磨更是数不胜数,捞不着睡觉那都是经常的事情,而且吃不上饭,有时候还遭受毒打,这都是很平常发生的事情。就如自己刚刚洗的饭碗,都是自己平时经常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司空见惯而已。已经十五六的他,回想起自己的点点滴滴,受尽的酸甜苦辣,突然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爹娘,孩儿过的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悲凉的声音响彻大地,就像天空散布的哭喊铺天盖地一般。段毅不断地哭喊就想将几年来的所有痛苦一下子喊出来一样。可周围出了父母之前在没有其他人,更别说有人搭话了,但段毅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一个梦境,在梦境当中自己还奢望有人会打理自己?这简直就是做梦。但看到自己父母过得如此快活安详,人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何不回到父母的身边一个快乐没有痛苦的孩子呢?于是段毅伸展着手臂大声喊道“爹,娘,孩儿想你们了,相信不久就会和你们重逢了”“毅儿,你还年轻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卧龙大陆还需要你”父亲的声音依然飘荡在空中。段毅笑着说道“爹,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平之人,即使我活在这片大陆上,又能有什么起色?还不是和现在一样?”“你错了,如果我活着的时候,肯定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现在的说已经看的与以前不一样,你的存活会有这一定的价值在里面”“价值?爹,你别笑话我了,我的价值不会就是每天洗碗,挨揍吧,那臭婆娘欺负我,他那狗崽子儿子也欺负我,就连她家的狗都欺负我,你说让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段毅说话之时,已经满脸通红,且浑身起的发抖起来

看看,这就是我们的台湾同胞。我们把他们当家人,而他们的当权者却把我们的渔民当作随意戏弄、肆意屠杀的牲口!

当然,笔者不是说所有台湾人都这样。但是,这类人在台湾的势力绝对不少!

你们在国际上坑咱们也就算了,疯狂抹黑大陆我们也忍了。可是,你们在国家与民族之前坑杀同胞,这是一个人做的事吗?不,这TM连畜生都不如!直到当年我们在黄岩岛与菲律宾对峙时,你们还在台海殴打大陆的渔民。是你们根本没把大陆人当“人”看?还是我们上辈子欠你们的?

不,我们已经做得够好了!

2016 年大陆对台贸易逆差 6539亿元,2017年大陆对台贸易逆差7534亿元。这是什么概念?是我们几千亿几千亿的向台湾送,照顾你们,扶持你们,想让你们感受到祖国的温暖!

可是,台湾的同胞们啊,你们知道这些钱哪里来的吗?

是你们眼中的“傻逼”、口中的“死阿陆”每天起早贪黑、在烦闷的车间里、在黝黑的煤矿里、在随时充满致命毒气的化工厂里,辛辛苦苦从美国、欧盟、日本手里赚回来,再补贴给你们的!

你们的经济奇迹,是来自于大陆不遗余力的扶持!你们的富足生活,是来自于无数大陆人民的辛勤血汗!你们今天拥有的这一切,只因为我们出生在同一个国家:中国!

我们真的傻吗?没有!因为咱们始终坚信一句话:血浓于水!

我们知道,自1894年日本入侵开始,你们就过上了寄人篱下、当牛做马的屈辱生活。所以,当祖国强大时,就想让你们感受到温暖、不再任人宰割。可是,台湾的同胞们,你们这四十多年来的所作所为,太让我们失望了。你们愧对大陆人民的辛勤劳动、你们愧对中华民族的家国情怀、你们愧对“同胞”二字!

最后,请台湾那些肆意屠杀大陆人民的极端分子、请那些搞独立妄图分裂祖国的独立分子,请你们记住一句话:

是可忍孰不可忍,挟洋自重必将引火烧身!

点击【八一军榜】关注,看更多军武好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