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thoughts on “怎么样评价「It’s okay to be white」活动?”

  1. 经评论区提醒:
    “亚裔小眼睛”也是对亚裔刻板印象歧视的一种。
    你看看这幅图:黑人表现正常;亚裔用图片黑;白人用语言黑。
    可以说非常写实了。

    这些嘴里喊“racist”的是最racist的。
    歧视黑人是racist,歧视西裔是racist,歧视亚裔得分情况讨论,唯独歧视白人不是racist?
    看出来这些“进步派”们的所作所为了吧。

    看看中国版:
    来自微博:

  2. 真正的不歧视是忘掉歧视,比如见到黑人,最多的的第一直觉就是:这人真黑,除此以外,别无他想,这才是真正平等的观念印在脑袋的人,而一个平等的社会也是大家都不会东西所谓的冒犯,因为没人在乎这个,就好像虽然我们广东人很喜欢吃福建人,但福建人在我们面前就是普通人而不是食物,这是个真正平等的社会才有的现象

  3. 我说I’m proud to be white,你们说不行,这是种族歧视。
    我说It’s OK to be white,你们还是说不行,是种族歧视。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非要我说It’s a shame to be white吗?

    Fake News之荒诞,可见一斑。人家嘴巴上什么出格的话都没说,但就认定这些人心里是个种族主义者。

  4. 我来提供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例:
    我的专业是传达设计,在大四毕设的时候,每个学生被要求使用设计去解决一个生活中的问题。

    班上一个白人女生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不是残疾的特别明显(比如聋哑人,带非盲人的视力障碍者),在地铁里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而给他们行方便,比如让座或让行。

    她的解决方案是:
    做一张胸牌贴在这些人胸口,上面写“我是残疾人”,然后用不同的颜色区分不同的残疾,再在地铁广告里把这种分类和标记教给社会,这样地铁里的健全人就可以给残疾人行方便了。

    我当时在课上听完,直接diss了她:
    如果你是残疾人,你是否希望被别人区别对待?你这样的行为是站在你自以为善良的角度在帮助他们,还是真的从残疾人自身的尊严和需求去考虑的?残疾人可能花了很久去做心理建设,接受身体不健全的残酷事实,他以平常心面对生活了,他会想走过来个人pia给他脑门上贴个字“橙色残疾”吗?本身可以blend in的人,你还要拎出来给人家color一下,变成“colored people”再特殊关怀。不论动机是否善意,区别对待本身是否就是高人一等的歧视行为呢?

    这类的思路用在种族问题上是一样的,强调肤色的不同本身就是种族歧视,不论你是想特殊化尊重不同肤色还是想怎么着,这个“强调”和“区分”就是自以为是的傲慢。

    以前不知道在哪看过一句话,大意是说当你开始同情他人的时候,你就已经把自己放在高人一等的位置上了。以前我经常觉得自己很有爱心、很善良、很会尊重帮扶弱势群体,看到这句话之后我才意识到大部分情况下自己内心并不是多尊重弱势群体,而是我想要收获完成那种行为后的道德优越感,以证明我是一个高级的人。至于被我同情过的人,到了第二天我几乎不可能还记起多少,或是主动去在意他过得怎样了。我相信大部分人给路边的穷人撒钱都是为了安抚自己路过时不安的良心,至于给的一两块到底能帮助到这个乞丐多少大家都会逃避掉去想,又有多少人认真想过给流浪汉找一份工作?

    我这么说并不是倡议大家不去帮助弱势群体,或者反对平权,我是希望大家在做出这些行为之前一定要检视自己的动机,自己究竟是认认真真地想办法帮助对方,还是仅仅为了满足自己“善良”的需求。

    到了美国这样掩耳盗铃甚至觉得自己是白人都是生来有原罪时,这种“反歧视”最终体现的是某些人骨子里无法抹去的优越感。

    It’s ok to be anyone.

    马桶上码字,想到什么写什么,抛砖引玉,评论就不开了。

  5. 是吗?原来美国大学也可以撕别人海报啊。

    原来那帮香港港独的海报被撕了一帮人扯淡说民主的地方不能撕海报,真打脸。

  6. 煎蛋上转载的活动是放在笑话集里的,没必要太认真评价,毕竟随着政治对立的加剧以后这可能都不是事。

    我真正感兴趣的是这一张图,同样来自于煎蛋的整理帖

    没品+4chan笑话集:为了国家,请你去当伪娘。

    这张图精彩在于你可以解读出两种表达,而且在当前的政治形势下,这两种表达在美国是激烈对立的。

    左派可以把空白的那一条解读为“想填什么填什么”,那么这张图就变成了“社会如此琳琅满目,你可以做回自己”,几乎可以说是代表了LGBT群体的最高诉求。

    右派可以把空白的一条解读为“白人”,同样一张图,理解为“不管别人黑墨绿闹的怎么凶,你是白人你骄傲”,就是赤裸裸的种族主义。

    这张图最妙的的意义在于,揭露了这两种对立的思潮其实是不可分割的光与影,正是因为背景太过喧宾夺主,才会把一条“空白”引申出如此复杂的含义。

    P.S.这次4chan已经很收敛了。按照他们一贯的风格,标语甚至可能是”it’s OK to be white “,把OK加大加粗,从而造成“OK是种族主义者的标签我们要抵制它”的既成事实。

    这才是最纯最混乱的4chan。

  7. It’s okay to be white.

    It’s okay to be men.

    It’s okay to be straight.

    平权本来就该如此,这才是我们该争取的人生而平等。

    反而有些人把“弱势群体”的标签当做了自己横行霸道的通行证。

  8. 事件经过在问题描述里已经记载得很详细了,我想讲一个与该活动并不直接相关,但能说明一些情况的事例:

    上周课后,我的教授亲自向我道歉,而我自己觉得挺莫名其妙的,再三表示不需要道歉。

    我们课上在讨论奥巴马医改的利弊,我提出了一个观点:如果按照最高法院在NFIB v. Sebelius判决中的逻辑,将强制收取的保费(mandate)视为一种类似税收的收入转移的话,奥巴马医改和税收的累进性有脱节之处。例如,对于年轻的中低收入者来说,缴纳保费的“税率”其实很有可能突破了个人收入边际税率。这样一来,就可能导致健康的中低收入者承担了超过合理税负的责任,所交纳的保费也和实际医疗开支不匹配,用“税收”来为其赋予合理性的解释会存在矛盾。(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涉及国会是否有权立法推行医改,如解释为一种“税”的话才能符合宪法赋予国会的权力。)

    教授表示,有点意思,但我觉得这在实践中不会遇到什么问题,因为父母的保险可以覆盖26岁以下的子女,实际上年轻力壮的中低收入者并不太可能面临这一情况。

    当时看到其他人也要发言,我就没再继续说。下课以后我又查了一下相关数据去找教授,解释道自己主要是想到了父母不在美国的新移民群体,他们可没法用父母的保险来覆盖。

    其实我并没有刻意要抬杠,只是想争取多蹭一点平时成绩,顺便套套瓷巩固一下和教授的感情而已。但我一说出来这句话,教授的脸色明显变了。

    “啊是啊,我怎么没考虑到呢…”

    然后他连声表示自己非常关心新移民的问题,也很同情他们在美国遇到的不便,并且一再为自己的“无知”和“傲慢”道歉。

    我都懵了:一方面,我觉得教授作为学界和业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还能保持这份不断自省的心态,的确难能可贵;另一方面,我也觉得似乎有点过了,因为本来就是学术讨论而已,我自己没有移民,也不是要来给自己“鸣冤”的,只不过是那这类情况作为一个特例来讨论,上纲上线就没意思了。

    最后我只好打圆场说,那我也很无奈啊,要废掉奥巴马医改就必须请来特朗普这尊大神,新移民只有更惨了。于是,就像在很多美国式的闲聊那样,对方骂了几句特朗普,空气中重新充满了亲切友好的氛围。

    其实,这种下意识的自我思想审查,对于学术和思想的交流来说不是非常可怕的吗?新移民,穆斯林,黑人,同性恋者,这些都是法律,社会科学,经济学等学科需要研究的对象;白人、亚洲人、黑人学者都可以研究这些领域。而如果因为研究者的身份问题给思想的交流套上了枷锁,是多么让人觉得不痛快的一件事。比如,我觉得这位白人教授可能因为我看起来像是饱受特朗普政府迫害的“新移民”才会做出这样的反应,如果是白人学生和他谈起这件事情,也许对话进行的会更加顺畅。这样看来,也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得到了“关怀”还是受到了“歧视”。

    对他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为白人并不OK,但我很想告诉他,没问题的,不论我们是什么种族肤色,遇到一个有趣的问题,都可以摆出来大家好好聊。

    “让思想冲破牢笼”,《国际歌》诚不我欺。

    刚回答这个问题,在校园里遛弯的时候看到了这个玩意:

    “No It’s Not”.
    静静看你们隔空喊话吧。。

  9. 我相信,黑人和白人的问题不会解决了。

    有太多的人,在冲突中获利。他们获得了知名度,获得了资源,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要让矛盾调和,这些原本在高位,掌握话语权的人要置于何地呢?不要觉得人们是疯狂的,是不理智的。他们理智的很。在他们看来,矛盾的裂痕产生了巨大的能量,这些能量滋润了他们。他们越极端,越能获取这些力量。

    事到如今,已经没人想去解决问题

    总有些人,明明自己不是奴隶,却在要求他人受害的补偿。有趣的是,这种争论,甚至对国家都是有好处的。种族问题远没有阶级矛盾重要,但是可以转移大家的视线,模糊当下问题的焦点。与其投入巨额的资金去建设基础设施,改善医疗教育,削减军费,惩治贪腐等等。

    大家在网上吵吵歧视,不是更好吗?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首先要搞清楚的问题,美国人,你们真的看清了吗?

  10. 可以拍一部黑人平权电影。

    其中要说到,某天某学校白人师生发起活动,以本民族节日为由,阻止黑人学生进教室上课,黑人学生敢怒不敢言。

    要拍一个白人学生一个黑人学生,考到了同样的分数,综合实力上看黑人可能还要更强一点,但结果是白人被录取了,黑人被拒,因为学校私下里其实有固定种族录取配额。

    可以提到某著名ip改成电影,好莱坞大佬运用特权,竟然让一个白人演员来出演原著中设定为黑人的男主角。

    白人们三天两头游行,宣传白人至上主义。

    高潮就是,黑人们十分愤怒,不满于社会表面上法规规定人人平等,实则潜规则里仍然白人至上的现状,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张贴海报,上书“It’s OK to be black”,导致白人和部分满足于现状的黑人的愤怒,不顾言论自由撕下海报,部分张贴海报者被公之于众,被开除退学,激进者甚至引发了流血事件。然后一个黑人领袖发表一番激动人心的演讲,结束。

  11. 这个运动真正的价值是暴露出了美国社会问题的本质:种族矛盾为阶级矛盾背锅

    当年美洲奴隶贸易的时候,除了黑人还有白人奴隶呢(虽然白奴比黑奴待遇好一点),你敢扪着良心说那些白奴有原罪吗?

    明明有原罪的是那些控制了社会资源的上层阶级,过去是拉拢下层白人用白人优越论掠夺黑人,现在是安抚有色族裔用政治正确掠夺下层白人。毕竟说到底,要控制社会资源就需要获得权力,要获得权力就需要选票,要获得选票就需要拉拢人心的运动口号。所以你看为啥政治正确常年覆盖不到asian?拜托,这些人平均收入和教育程度那么高,真在政治正确口号里给他们赋权了,他们就真要挤进上层来抢资源了好吧?这和游戏目标完全冲突啊!

    所以明白为啥穆斯林在政治正确语境下这么受待见了吗?人又多又穷平均教育程度又低还要花那么多时间不干正事做礼拜,简直是最完美的能用来随意指使的枪杆子啦~

    偏题了,扯回这个运动本身。it’s OK to be white,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暴露出了将所有社会问题都归罪于白人的荒谬之处。穷的叮当响没教育没工作吸毒度日的底层白人有什么原罪啊?他们何德何能为社会的不公正添砖加瓦啊?他们是抢了你的藤校名额啊还是挤占了你的向上晋升通道啊?他们有什么必要为自己的肤色忏悔啊?早几年这些人还不多,还可以腆着脸说大部分白人都是有原罪的,可是现在这些人可是多到可以把川普送上总统宝座了喂,这时候还睁眼说他们是社会不公的来源是不是有点太精分了啊?结果现在他们还被骑到脸上说“you are not OK to be white”?

    明明是阶级矛盾,非要说是种族矛盾,结果被4chan的死宅用一句最极简主义的调戏戳破了伪装——这就是这场运动的本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