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飘下条性感蕾丝裙

月光寄语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
在转瞬间消逝了踪影

01

 

外面起风了,越来越大,老黄坐在办公室里,心神不宁。他想起家中阳台上晾晒的衣服还没有收。六月的天,小孩的脸,变化多端,早上还晴空万里,这会儿就乌云密布了。

 

好容易捱到下班了,老黄箭一般冲出办公室,取车,开车,十几分钟后,到了自家楼下。

 

老黄家住二楼,这栋楼是十几年前单位集资建的,虽然比周围的高楼大厦旧点,但胜在清静,而且楼上楼下都是同事,大家一起住了多年,习惯了。

 

这时,妖风肆虐,许多家阳台上没来得及收的衣服被吹得忽啦啦响,阳台上的花盆摇摇欲坠,老黄耳边充斥着噼里啪啦的各种声响。

 

他三步两步跑上楼,开门一看,还好,自家阳台上的衣服都在,只是升降晾衣杆上多了一抹耀眼的红色。走近一看,是一条大红色的蕾丝吊带睡裙!一定是楼上飘下来的。他顺手把它和自家的衣服一起收了进来。

 

这条裙子挺漂亮,挺性感的。很正的红色,吊带边缘镶着一圈黑色蕾丝花边,布料软软的,凉凉的,摸着挺舒服,走线也均匀,看起来非常高档,比老婆那些廉价睡衣高档多了。他想,如果里面包裹着温热饱满的身体,触感肯定更好。

 

老黄拿起那条裙子,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挺香。也许是香水味,也许是洗衣液的香味。

 

02

  

裙子是从哪家阳台掉下来的呢?

 

老黄家这个单元共住着七户人家。他楼上还有五户。

 

三楼住着一对新婚夫妇。男的是老黄单位的司机小于。小两口正处于蜜月期,到哪儿都如影随形,如胶似漆的。新娘年轻漂亮,身材也不错,这条蕾丝睡裙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不过夫妇俩出去度蜜月已经两个星期了,也没见他家阳台外晾衣服啥的。

 

四楼是他们单位的会计张华。张华老婆约摸四十多岁,有几分姿色,平时浓妆艳抹,特爱收拾打扮,每次从她身边经过,都能闻见一股浓浓的香水味。蕾丝睡裙和她挺搭,但一想到她那身材,老黄立刻否定了。

 

会计老婆很胖,骨架不小,肉肉的身板是塞不进那条小号的裙子的。他们家有个读大学的女儿,平时也没见回来过。

 

五楼住着他们单位的资料员,一个三十出头的大龄剩女秦灵。这个年纪依然青春靓丽。出来进去的会很热情地和老黄打招呼:黄师傅早!”“黄师傅回来了?

 

秦灵是个爱运动的女孩,平时爱穿一身运动装,羽毛球打得超好。不过,她家阳台外,一年四季晾的全是黑白运动装,没见晾过一件女性化的衣服。这条蕾丝吊带和她的风格有些格格不入……

 

再往上,六楼本来是单位的采购员老赵的房子,但自从妻子出意外逝世后他就没有住这里了。老赵和妻子原本相濡以沫,两人结婚三十年,没见红过脸。可能是太幸福了,老天爷嫉妒,妻子一天早上出门买菜,横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了,没有抢救过来。

 

老赵悲痛欲绝。他曾经对老黄说他老感觉妻子没有死,还在房间走动。他那孝顺的大儿子担心,就把他接过去一起住,于是他搬进了儿子的电梯房。

 

那房子现在他小儿子赵伟一个人住着,赵伟没有工作。偶尔带三朋四友来家玩,大概是抽烟喝酒玩游戏。有时大半夜还听见他家传来的游戏声。这小子整天玩游戏时间都不够,哪有时间找女朋友?

 

说起七楼的住户,那就有些神秘了。户主是个年近不惑的单身男人,听说几年前离异。这套房子是他在老黄单位一位员工手中买的。男人很少露面,老黄偶尔上班晚了会碰见他。

 

他从不主动和人打招呼,不和人交流,一张脸总是面无表情,那次老黄主动问候,他勉强笑笑,两秒钟后就恢复了僵硬。

 

不过,凭心而论,男人还是挺帅的,高高的个头,壮实的身板,属于肌肉男的类型。除了以外,还有一丝成熟的味道。不过也从没见他和哪个女人走在一起过。一个单身汉家里会出现蕾丝吊带裙,似乎也有点不可思议。 

03

  

楼上每一家似乎都不太可能拥有这条蕾丝吊带裙,裙子的主人到底是谁呢?

 

正当老黄拿着蕾丝睡裙翻来覆去把玩,猜不出个所以然的时候,传来开锁的声音,老婆丽珍回来了。

 

进门换鞋后,丽珍疲惫地扑向沙发。忽然看见了沙发上的老黄和他手中的红色蕾丝睡裙。这画风有些清奇。

 

丽珍有一秒的愣神。她用诧异的目光盯着老黄:这是谁的裙子?

 

老黄这才意识到自己一个大男人正拿着一条性感的女士睡裙在翻来覆去地看。老婆看见了不误会才怪。他急忙红着脸解释:楼上掉下来的,不知道是谁家的。

 

丽珍淡淡地了一声,转身走进了卧室。

 

老黄有些奇怪,若在平时,丽珍瞧见他手里拿着这么个东西,不运用她丰富的想像力,刨根问底才怪。今天怎么这么相信他,不追根究底了?有点不符合她的风格啊!

 

他拿上裙子跟进卧室,发现丽珍已躺上了床,很疲惫的样子。他摸摸丽珍的额头:怎么了,不舒服吗?

 

今天有点感冒,文案好多地方出错,被那该死的上司训了一顿,现在心里还不爽呢!丽珍撅着嘴说。

 

这样啊。别生气了,咱们来研究研究这条裙子到底是谁的吧!

 

管它是谁的,难不成咱还要给她送上去吗,万一送错了那多尴尬呀!对了,跟了你那么多年,你什么时候给我买过这么高档的裙子啊?

 

丽珍说得不无道理,老黄无言以对,窘着脸拿着裙子出了卧室。


凭心而论,他这些年的确没有给老婆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老婆的睡裙基本都是地摊上买的便宜货,在他看来这样挺好,勤俭持家。

 

在老婆面前适时闭嘴,是老黄这么多年总结出来的维护家庭安定团结的经验。当初,他就是被丽珍那张能说会道小嘴吸引的。这么多年,那张小嘴会说还会吃。说方面,任何时候都让她赢;她会吃就会做,压根儿看不上老黄做的饭,他正好落得清闲。


丽珍躺了一会儿也起床了,钻进了厨房。看老婆做饭也是一种享受啊,老黄就靠在厨房门口看丽珍把菜切得飞起,蕾丝睡裙搭在环抱的胳膊上。 

04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伴随着女儿小雨清脆的声音,她放学回家了。

 

她正准备换鞋,看见老黄胳膊上的睡裙,问:爸,你拿的谁的衣服?

 

不知道谁的,掉在咱们家晾衣架上了。

 

一看就知道不是我妈的,那刚好,我还没换鞋,送到一楼失物招领处去,失主进单元门看见了知道领回去。

 

自家楼下还有失物招领处?老黄还从没注意过呢,还是女儿聪明,观察力强。

 

小雨扯过睡裙,一阵丝滑的风从老黄胳膊上掠过。回过神来,小雨已拿着裙子咚咚咚下楼了。

 

吃完晚饭,老黄和往常一样,照例出门玩麻将。他平时通常去附近另一个小区的陈科长家玩。不巧今晚人没有凑齐,他在陈科长家闲聊了几句就打道回府了。

 

此时天已经黑了。还没有走到自家楼下,借着路灯,远远地,他就看到了那个女儿口中的失物招领处。那条红色蕾丝睡裙挂在那儿,在路灯下闪着温润的光泽……

 

突然,楼道里走出一个人,仔细一看,是丽珍!只见她迅速地拿起裙子就上楼了。老黄纳闷了,裙子放那儿不是挺好吗,她怎么又来拿走了?难道老婆后悔了,想据为己有?她平时也不是贪小便宜的人呀!

 

老黄悄悄跟在丽珍后面,准备一探究竟。到了自家门口,他以为老婆会开门进去,却不料她停都没停一下,蹑手蹑脚地径直往楼上走去……

 

四楼,五楼,六楼……一直到七楼那家门口,丽珍才停下脚步。按响门铃,门开后,她闪身进了屋。

 

这不是那个神秘肌肉男的家吗?奶奶的,他俩有一腿?老黄感觉脑子里的一声,呼吸都不均匀了……

  

一股热血涌上头顶,他感到男人的尊严被深深践踏了。臭婆娘!平时可以惯着你,原则问题上决不轻饶你!他冲到门口,举起拳头使劲砸门。“咚咚咚!”那声音在黑夜里听来惊心动魄。


门开了,丽珍出现在门口,有些惊惶失措。


“你个臭娘们,背着我鬼混啊,给我戴绿帽,我打死你……”老黄高高扬起愤怒的拳头。丽珍慌忙躲开。


“你跑,老子两个一起揍!”老黄冲进卧室,寻找肌肉男。可让他瞠目结舌的是,卧室里坐着的不是肌肉男,而是丽珍的闺蜜白艳!她手中正拿着那条“惹祸”的红色蕾丝睡裙!


“黄大哥,你误会丽珍了……不是她,是我……请你替我保密好吗?”白艳脸红红地低下头,眼圈有些泛红。


老黄呆住了。一时没听懂白艳的话。他转过脸望着门口的丽珍,眼神充满疑惑。丽珍赶紧上前拉住老黄:“走,咱们回家说!”


……


家里,丽珍对余怒未消的老黄说出了真相。原来,有家有室的白艳早就出轨肌肉男了,这事只有丽珍知道。那条裙子是肌肉男给白艳买的,谁知被风吹下了楼。今晚,白艳不便露面,拜托好闺蜜帮她拿裙子,自己误会丽珍了……


这操蛋的社会真乱啊!老黄从心里发出感叹。为什么出轨的男人女人遍地都是?女人的心,真的是一条裙子就可以买到吗?老黄百思不得其解……


 ~~ END ~~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月光姑娘愿和您聊一聊世间的温情与冷漠,邀您共品人间悲欢,世事无常。

 

长按以下二维码

识别关注“半面楚妆

您喜欢的人性故事都在这里

往期精彩:(点击标题查看)

出轨女人遇上渣

悬疑:粉红色的高跟鞋

“一往情深”的借种

谁动了姑娘的肾?

拿什么拯救你?害死我父亲的恶作剧男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