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thoughts on “黄色和暴力视频会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这种说法对吗?有哪些科学依据?”

  1. 谢邀!

    作为生存和进化等本能:人会下意识模仿和认同。

    从个人注意力角度,一天24小时,一旦看了黄色和暴力的视频,有多少时间会没有看书和休息玩耍而转向黄色与暴力?

    从社会角度,无论是黄色还是暴力,对于青少年的正常社交和处理事情都有害无利。 记得以前看到因为男性看的A片过多而无法在现实中很好地和女性正常交往。

    也有很多因为看错黄片而陷入难以遏制的情结(和父母或者兄弟姐妹的亲昵关系的不稳妥)(本身应该正常和领导同事沟通的紊乱)更别说两性关系中的错误认识等等,其实连《A片的历史》这本书里面作者也谈及电影艺术型和真实体验中间的距离,有些人会错误把一些信息运用到实际交往中。

    黄色和暴力视频会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 看了的人貌似都知道。
    最简单的就是试问有多少有选择人的问,问,是否愿意给您孩子看黄色和暴力的? 多少人会点头。

    拒绝色情暴力 共筑防火墙让孩子远离网络伤害

    也不能否认,黄色和暴力就是另外那些在历史,在人类生存和进化中所存在的;只有某些黄色(有些可以,有些过渡释放甚至病态而影响)让人传宗接代;某些暴力才可以让人能起来捍卫自己和在意的家园或者获得为其获得更多资源。
    而现代社会,这些都是某些利益群体擅长捕捉的。那么有些在别的领域难以很好站立住,有更好生活空间的就容易转向通过黄色和暴力来获得非法的利益。

  2. 谢邀
    这篇答案一直存在草稿箱,今儿正好有时间就把后面部分写完。

    关于暴力视频会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这种说法是科学依据的。而不仅是青少年,成年人也可能会受到影响,去模仿其中暴力情节。

    在实验心理学中,有一个实验关于 暴力型电视节目的爱好与攻击性的关系”

    实验目的:到底是有攻击性特质的人喜欢观看暴力性电视节目?还是观看暴力性电视节目导致了攻击性呢?

    埃龙(Eron)曾经测量了儿童对暴力性电视节目的爱好及其被同伴评价的攻击性,发现二者存在中等程度的正相关(r=+0.21)。然而到底是观看暴力性电视节目导致了更多的攻击性,还是更多的攻击性导致了对暴力性电视节目更大的喜好?或者很可能第三个变量才是真正的原因?例如,也许是家庭环境导致了攻击行为的倾向和对暴力性电视节目的喜好。

    实验过程:对同一组儿童进行了为期十年的追踪研究中使用了该方法。

    研究结果:在十三年级的学生中,对暴力性电视节目的爱好与攻击性之间的相关系数基本接近于零(r=-0.05).三年级与十三年级对暴力性电视节目的爱好之间的相关(r=+0.05)可忽略不计。但他们在两个年级的攻击性上却获得了中等程度的相关(r=+0.38),这说明攻击性是一种相对稳定的特质。在评估因果关系的方向时,最有趣的发现就是交叉—滞后相关(即图中沿对角线所表示的两个变量间的相关)。

    实验结论:通过检查对角线相关,就可以确定哪一种假设更适宜。三年级的攻击性与十三年级对暴力性电视节目的爱好之间基本上没有关系(r=+0.01)。然而,三年级对暴力性电视节目爱好与十三年级的攻击性之间却存在着相当显著的相关(r=+0.31)。与早期被试在三年级时对同样两个变量所进行的研究相比,这一相关系数要大得多。因此,因果关系的方向看起来可以理解为:三年级时喜欢看暴力性电视节目导致了后来的攻击行为。

    美国心理学家班杜拉的著名心理学行为主义实验“观察学习理论”也解释过类似的现象

    他把一群3—6岁的儿童分成三组,先让他们观看一个成年男子(榜样人物)对一个像成人那么大小的充气娃娃作出种种侵犯行为,如大声吼叫或者拳打脚踢。然后让一组儿童看到这个(榜样人物)受到另一个成人的表扬或奖励(果汁或糖果);让另一组儿童看到这个(榜样人物)受到另一个成人的责打(如耳光)和训斥(斥之为暴徒);第三组控制组儿童只看到榜样人物的侵犯行为。然后把这些儿童一个个地单独领到一个房间里去。房间里摆放着各种玩具,其中包括洋娃娃。在十分钟的时间里,观察并记录他们的行为。结果表明,看到“榜样人物”的侵犯行为受到惩罚的一组儿童同控制组的儿童相比,在他们玩洋娃娃时,侵犯行为显著减少。反之看到“榜样人物”的侵犯行为受到奖励的一组儿童在自由玩洋娃娃时模仿侵犯行为的现象相当严重。

    班杜拉用替代强化来解释这一现象:观察者因为看到别人(榜样)的行为受到奖励,他本人的间接引起的行为的增强;观察者看到别人的 行为受到惩罚则会引产生替代性惩罚作用,从而抑制相应的行为。

    实验数据只是表明,暴力节目与攻击性的关系,还有模仿学习,并没有完全肯定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但总体而言,青少年在成长之中,还是尽量少看类似的节目,避免模仿,甚至是犯罪

  3. 黄色的影响感觉就是撸过一次以后太tm难戒了。。不注意控制伤害身体,控制的话其实忍很浪费时间而且往往忍不住。

  4. 我觉得对世界观还未形成的孩子是有影响的,因为他们不知道后果,但是我觉得那个80后媳妇用锅打老公的就纯粹属于智商问题,在这件事上动画片是无辜的。。。。。

  5. 对孩子产生影响的绝对不仅仅只有这两样,只不过在人成长到这个年龄的时候会因为身体或者心理的变化而导致不由自主地向这些东西靠近,而且还有可能同龄人也都在做这些事,自己不做会OUT,这是开始。开始以后就是自己心理在起作用了,也就是说上瘾这个时候才开始。

  6. 科学解释:关于“看片”与“大脑”的最新研究

    幸好,最近一项研究使科学家们看到了解决这些矛盾的曙光。研究者们得以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术(fMRI)透过大脑皮层,研究大脑更深处的纹状体。纹状体是在演化上比较古老的结构,它被认为与奖励机制有关。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者调查了64名健康的成年男性(他们每周看色情片的时间在0~19.5小时不等),并通过fMRI观察他们看到色情图片和非色情图片时的大脑反应。研究者们想要借此寻找观看色情片的时间与大脑结构以及功能差异之间的关系。(相关报道:常看色情片会让大脑萎缩?

    研究结果显示,受试者看色情片越多,他们就会越频繁地使用酒精等法律允许范围内的成瘾物质,而且他们也会感到更加抑郁。更重要的是,看片与不看片的受试者的大脑也显示出了差别:看片较多的受试者大脑左侧纹状体(壳核部分)活跃程度下降,并且右侧纹状体(尾状核部分)灰质的尺寸也出现减少。不过这些影响并不是完全只发生在大脑某一侧,而且受试者大脑右侧纹状体的减少与左背外侧前额叶皮层(DLPFC)也有关联。即使是在排除了网络成瘾和性成瘾的影响后,上述结果仍然存在。

    纹状体壳核部分的活跃程度降低与性刺激有关;而经常观看色情作品的人大脑中尾状核尺寸的减小,则与奖励神经回路下调导致的对性刺激反应的抑制有关。有报道称,频繁观看色情片会导致对和真实性伴侣之间的性生活感到厌倦,这也与研究中的发现相吻合。

    或许更重要的是尾状核体积的减少,以及它与背外侧前额叶皮层(DLPFC)的联系。纹状体与习惯的形成密切相关,它可以影响高级认知功能和其所控制的行为,通过这种途径大脑可以形成习惯,来绕过复杂的思考。高级认知功能的行为控制系统中包括了DLPFC的活动。DLPFC与目标、意愿有关,并且能够影响个人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对特定刺激的反应。

    DLPFC功能异常与很多精神障碍导致的社会不恰当行为,以及药物成瘾行为都有关系。一个人看色情片越多,大脑中尾状核和DLPFC中相关区域的连接可能就会越少。当寻找特定类型色情片的行为成为一种常态时,大脑对于观看色情片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的评估就会被打乱,从而导致人们强迫的、习惯性的去不停的观看色情片。

    将来我们与色情片的关系会如何?

    科学家还需要更多研究来论证,究竟是定期观看色情片会导致大脑结构差异,还是大脑本身的结构差异导致一类人更倾向于观看色情片。这本身就是一个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

    不过,从我们目前所了解的信息来考虑,如果发现频繁观看色情片确实会导致大脑结构和功能的改变,那也并不奇怪。值得注意的是,青少年的神经可塑性更强,同时有着快速学习的能力,再加上网络色情的崛起,色情片可能对他们影响更大,这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如果解决了这个“鸡和蛋”的问题,将为全球范围内保护孩子们的大脑铺平道路。英国的文化新闻体育部(Department for Culture, Media and Sport)已经率先出台措施,引导儿童远离色情网站。新的法律将要求限制级内容购买者在购买时需出示身份证或信用卡来证明已达到法定年龄。不过这一规定仅限于英国网站,而这最多只占全球色情产业的1-2%。只有全球性的合作才能更好的防止儿童接触色情片以及可能的色情成瘾。

    但问题是,作为成年人,我们真的需要这种保护吗?真的有证据证明,适度色情消费的负面影响超过它带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吗?希望将来关于色情作品的影响能有更多、更成熟的研究,这些研究将促进以生物心理为基础的教育理论,并能够回答一些关键性的问题,比如:

    • “色情片经常使用的格式(注:不仅仅局限于.avi等,还包括不同的电影主题)等以及它们的区别有哪些?”
    • “如何看待更加‘道德’的色情片?(指那些更多地描述如何取悦女性的作品)”
    • “看多少片才能被称为‘过度’?到底什么是色情成瘾?”
    • “看色情片有没有生理、心理与医学上的好处,能否被用来治疗性功能障碍?”

    扩大现有的科学研究将有希望描绘出更“健康”地使用“色情”材料的愿景。不过回到现实,说实话,我们现在还没有头绪。(编辑:窗敲雨)

  7. 从小接受各种黄暴电影,看发条橙的时候小学,第一部nc17是情欲九歌吧,也是小学,avgv都看过,第一次自慰的时候大概….11岁?从大约7岁起就会玩自己性器官,当时只是觉得有趣,第一次真的自慰出性快感的时候吓尿了…然后发现啥事没有。
    曾经也稍微苦恼过,后来发现如果逼迫自己不这么做反而会更想做,遂顺其自然,现在也是自己想就来一发不想就算了,反而觉得很轻松没有心理负担。没有任何生理上的疾病,没有暴力倾向,平时的生活很正常。我是女生。
    在我看来性与暴力只会对心智不成熟或者对相关知识了解片面的人产生影响。

  8. 这不就是传播学的培养理论嘛。
    传播学效果研究的培养理论认为,我们接触的媒介信息会潜移默化影响我们对世界的认知。也就是说,你所看到的世界很大程度上是媒介产品(新闻,电视,广播,电影,书籍报刊等)构造的世界,你不能全部亲自体验世界的客观存在,只能通过这些来感知。而如果你看的黄色,暴力过多,在你接触的外界信息中占比很大,你的头脑对世界的认识会形成“这世界充满了黄色,暴力。黄色,暴力都是真实正常的存在”的印象。然后以此认知指导你的行为,做出跟认知匹配的反应,包括心理反应,生理反应,具体行为。

  9. 仅从暴力部分来说,其实传播学方面已经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半个多世纪的探讨,有了各种各样的理论。首先各种掉书袋:

    社会学习理论
    Bandura的波波玩偶实验( @Light 有具体说明案例与数据)社会学习理论表示儿童会模仿电视中的暴力行为。

    宣泄理论

    Feshbach 基于古希腊的学说提出了宣泄假说(又称净化假说)。亚里士多德认为,人可以通过观看戏剧人物,来抒发自己的情绪。据此他认为人们可以通过观看暴力内容来宣泄和消除自己内心的悲伤、愤怒、攻击性心理等。从这个角度看,好像电视暴力是一件是有益的事。

    Feshbach 和 Singer 曾做过实验,将男孩分为两组,一组看暴力内容的电视,另一组看非暴力内容的电视,六周后记录他们的攻击性行为,结果非暴力内容组比暴力内容组呈现出更高的攻击性,据此Feshbach认为通过电视暴力,男孩排解了自己的攻击冲动。

    但多数实证研究不支持他们的结论,包括 Berkowitz 以大学生作为受众的实验以及 Siegel 以托儿所的儿童作为受众进行的实验。

    涵化理论
    Gerbner的「涵化理论」(又称培养理论)认为电视看多了会让人混淆现实与拟态环境,觉得现实世界不安全(比如电视上的新闻、影视片中犯罪行为曝光率高,而实际生活中并非如此)。同时也指出,电视暴力与儿童攻击性行为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

    以前只接触「涵化理论」、「宣泄理论」、「刺激理论」、「社会学习理论」,刚刚搜索电视暴力的时候,发现《电视暴力研究: 理论与现象之解释》 这本书里还提到了「激发理论」、「暗示理论」、「认知连结理论」、「社会认知理论」、「社会讯息处理理论」、「强化理论」、「倒果为因理论」、「无害理论」等等。

    一些质疑

    • 因果倒置,比如「倒果为因理论」就认为电视暴力和攻击行为的数据之间的相关关系,可能是因为有暴力倾向的孩子本身就爱看暴力电视。
    • 存在他因,比如社会和经济地位就会对孩子的攻击性行为产生的影响( Milavsky, Kessler, Stripp 和 Rubens 的实证研究);儿童的成长环境缺乏明晰的对反对攻击性行为的规范、儿童的父母曾有过体罚行为等等(Heath 的研究)。
    • Gunter

      认为许多实证研究无法排除孩子在实验前就表现出更强的攻击性的可能。Melville-Thomas 和 Sims 的研究也表示,实验中大多数观看暴力内容后产生暴力行为的案例均发生于已经被误导或干扰的青少年。

    结论

    电视中的暴力内容与孩子/青少年的攻击性行为有相关关系,因果关系未能证明。

    各个学说之间有的相辅相成有的互相矛盾,主要看如何阐释。

    参考文献

    1. Joseph R. Dominick, “The Dynamics of Mass Communication: Media in Transition”
    2. Louise Barkhuus, “The Effects of Media Violence on Children’s Expressed Aggressiveness”
    3. Glenn G Sparks, 《媒介效果研究概论》
    4. 潘玲娟, 《电视暴力研究:理论与现象之解释》
  10. 首先要强烈谴责不负责回答的人,很多人并没有想过自己的回答会对其他并不具备真正见知的人带来什么后果,一个有教育成熟的的人,必须更多的对这个社会负起责任。从人正常的健康角度出发,科学分析论证。只从人的“动物性”层面来过分强调人的“权利”而不从“社会性”、“道德性”角度来重视人的“责任”这是错误的!

    言归正传,黄色视频会影响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不仅是青少年,成年人也根本无法幸免,尤其是关于色情内容对人身心的影响,有一部纪录片大家可以自己去查看:A Drug Called Pornography: Understanding the Harmful Effects of Pornography (2000),译名是《名为色情的毒品》,这部纪录片通过当时最新的科学事实解释了为何色情信息是无害的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并且通过对社会学家、心理学家、科学家及执法人员的采访详细说明了浏览色情信息的负面影响。片中许多受采访的人口是心非的面目发人深省,前一刻眉飞色舞谈论色情的魅力,后一刻矢口否认它对自己的行为和意识造成的偏差,诸君能不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人的意识和判别能力是随着年龄增大、阅历增长,在不断积累思考中增长的,不可否认的是,幼儿的个人意识远比成年人脆弱,可塑性也相当强。许多幼年的经历往往会对一生的性格产生极大的影响,这一点是公认的了。对比青少年和成年人,是无论如何谈不上成熟二字的,不管你自以为有多成熟。青少年脱离了幼儿的蒙昧状态,刚刚开始接受新事物的冲击,世界观和判别能力还相当不稳定,这段时间内接触到的信息往往会成为其个人意识塑造的主要来源。所以你跟我说黄色和暴力视频可以让青少年舒缓压力,辩证思考,这种鬼话你信吗?前面有知友也提到过传播学,其理论认为,我们接触的媒介信息会潜移默化影响我们对世界的认知。也就是说,你所看到的世界很大程度上是新闻,电视,广播,电影,书籍报刊等构造的世界,你不能全部亲自体验世界的客观存在,只能通过这些来感知。那么,想想看,即使对于现在的成年人来说,完整拥有独立自主意识,学会独立思考,辩证接受的人有多少?青少年呢?那影响大不大?前面有一位15岁的少年强调理性的重要性,认为只要有理性人就不会去模仿视频中的行为。问题是人还就不可能是一个绝对理性的生物,太过自信自己的理性往往是很多人渐渐误入歧途的原因,否则为什么需要道德教化和法律约束呢?

    前面说的是心理,现在谈谈生理。这个问题在讨论中很少被重视。色情对人身体的戕害是巨大显著的。这样说并不夸张。参考哺乳动物,许多动物会在交配中失去大量能量甚至死亡,结扎的猪能长膘,这种事实已经无需多言。人虽然高级了些,营养摄入更充足,但这方面的损耗也是不容小觑的。性事之后感觉到深深的疲惫,实则运动量并没有多少,而且单论运动量而言,几分钟的跟二十分钟的可能一样疲惫,另外泄精后,易饥饿,同时有一种抽空感,尤其是过度的人,会感到脑力不济思维断续,长期频繁泄精的人身形渐渐消瘦,骨骼变得脆弱易伤等等诸如此类。经常看到很多奇怪的提问,大抵是一个人发现自己可能是过度了导致身体很差,然后上来问是不是会对身体不好,只要有一个人说没问题的,他就放心的又回去放纵了。。。人的理性说到底也就那回事,有时候似乎很敏锐,有时候又宁愿让自己迟钝,呵呵。那么对于还在发育的青少年来说,这些伤害更严重。青少年发育需要更多的能量,如果因为沉溺色情片而经常意淫,手淫,那必然会影响正常发育的。影响脑力成绩就不提了,更有人腰膝酸软,柔韧性极差以至于难以弯腰,十几岁的少年几十岁的骨龄。这段中只是例举,考虑到知乎上喷中医的人太多,也就不用中医理论来解释伤精的害处了,总之清醒的人自己会清楚,观察自己前后体力精力等状况心知肚明,无需多言。

    无论是生理心理,黄色视频对人的影响都是很大的,成年人青少年都一样。所以禁止是很正确的,最起码绝对不能公然支持,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清醒的认识,要充分考虑到对整个社会的影响。

  11. A片里的强奸暴力情节不怕引起性犯罪吗? 同样答案我写在这个问题里。无耻的复制粘贴,是为补充。

    一,不可知。
    社会心理学和社会学要求大量数据和调查才能得出结论。但是现实中,我们不可能像实验室里面那样操纵多种变量。我们无法让时光倒流,设定出两个不同的『印度』或『日本』。我无法操纵社会。所以我们无法知道,对于同一个国家来说,到底是有媒体性暴力会有更多现实性暴力,还是会有更少性暴力。我们只能通过对比印度和日本确定:至少媒体性暴力并没有决定性的作用。

    二,观察学习中的自我认知。
    人的行为受多因素影响,这点马里奥知友也说了。媒体性暴力中被害者(可男可女)的反应,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没有暴力倾向的观众是否被性唤起。
    那么我们可以推导:只有看过性暴力视频的人,才可能进一步认识自己『我到底有没有性暴力倾向?』

    补。三,实验不能还原现实。
    马里奥知友引用的实验,或许不太能还原现实情境。因为现实中观影是一整个电影,而单独截出性侵片段的观影体验是不同的。不知道研究者是不是让观众看完了电影。而且观影后还会有个社会讨论的问题。后续的讨论可能改变观影者的态度,让他们调整自己的言行。

    以我个人经验来说,从14岁开始接触成人电影,我就发现——无论被害者的反应如何,无论最后被害者是愉快反应还是不愉快反应,我都厌恶一开始的那个强迫过程。我最露骨的幻想,也不过是在梦里出现过:直接上去亲吻抚摸女性。但哪怕在梦里,也不会出现女性抗拒的过程。因为,那个强迫别人的过程本身让我不舒服,和结果无关。(自黑:难怪我追不到妹子啊!别人一抗拒我就不舒服了,不管结果如何……。)
    《自控力》里面写过一个研究:如果你对自己的善良充满自信,那么你更可能失去自控力。
    一个因素是因为,你会奖励自己。比如,今天跑了步,我感觉很好,我要奖励自己吃高热量食物。功亏一篑。
    另一个因素是因为,你无法保持对自己的适当监控,进而引起犯错、失控。之所以说适当监控,是因为过度的自我谴责和监控,会消耗意志力和良好情绪,最终造成失控。(车的引擎不常会生锈,用太猛会爆缸……)

    所以,媒体性暴力可能起到一个作用:让某些人知道自己隐含暴力倾向,并且自觉控制或治疗。

    最后还是八卦自己——泥马我有自我暴露狂啊这是——我平时很难被性唤起,虽然我是一个处男。我不会去想某个漂亮女生衣服下是什么样子——因为我很小就从A片里知道了。我的性唤起阈值挺高,可能是因为现实中大多数女性都不如视频中的性感漂亮。而我14岁就开始看了。好奇心是注意力的一大动机,也是实行行为的一大推力。对于我这种好奇心被满足就兴致缺缺的人来说,A片降低我的现实性需求。当然,肯定也存在:强烈希望自己也亲身一试的好奇心。但其所占人口比例未知。

    以此类推同样存在可能性:漂亮的AV女优被性侵的视频看多了,对外貌平庸的女性哪怕有暴力倾向的人都不想性侵了。
    当然前提是看多了,不同的观影量可能有不同的效果。期待这方面更加细致的量化研究。毕竟我个人经验只是个案。

    结束语:行为的结果也会影响观察学习。《心理学与生活》中引用让儿童观察暴力行为的实验。观看暴力行为受到奖赏的视频,儿童会比看其他视频更加容易出现攻击行为。我们新闻每天播放犯罪被惩罚、八卦里呵斥李宗瑞陈冠希,本身就是一种扼制。所以,哪怕媒体性暴力会提高实际性暴力的概率,它也是可以被平衡掉的——电影院可以在电影前后播放一下强奸犯的落网结局、越惨越好。

  12. 2001年的综述(以杂志为Pornography Use)

    Hostile Masculinity (HM); Attitudes=Attitudes Supporting Violence.

    既然关心影响,就只放Pornography Use作为原因的模型。

    Pornography Use path to sexual activity yielded a beta of .26 (p < .01), the path to Attitudes
    yielded a beta of .11 (p < .01), and the path to HM yielded a beta of .11(p < .01).
    模型中Pornography通过sexual activity, Hostile Masculinity ,Attitudes Supporting Violence,以间接方式影响着Coercion;有趣的是,如果不考虑Pornography,只用 sexual activity, Hostile Masculinity ,Attitudes Supporting Violence来构建模型,模型的解释率只下降1%。

    如果把观看人群按照类别划分,比较两者关系(pornography use and sexual aggression):

    Similarly, if we used a subsample including only men from within the middle of our statistical distribution (groups 2, 3, and 4 in the classification described earlier) we obtain a correlation of only .095 (n = 1,693) 可见对一般人群,两者几乎没有关系

    作者尝试了两个极端人群(原本就对女性怀有极大恶意和原本对女性完全没有恶意)的比较,终于得到了更大的相关

    In contrast, if we included participants only from the two extremes of risk (groups 1 and 9), the same analysis yielded a much higher correlation of .30

    时间更近一点。

    2010年的元分析(对暴力的态度):

    The average correlation between pornography consumption and attitudes supporting violence against women using a fixed effect model was significant (r =.18)
    the average correlation between nonviolent pornography and attitudes supporting violence against women using a fixed effect model was found to be significant (r =.13, P<.001)
    the average correlation between violent pornography and attitudes supporting violence against women using a fixed effect model was found to be significant (r =.24, P<.001)

    有趣的是出现了观看内容这一因素。

    那么,现在你看的是哪种类型的呢?

    Nonviolent pornography is defined as sexually explicit materials without any overt coercive content, but which may sometimes imply acts of submission and/or coercion by the positioning of the models, use of props or display of unequal power relationships. Violent pornography is defined as sexually explicit materials in which nonconsensual,coercive, and/or violent sexual relations are explicitly portrayed

    最后给题主看一下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题主可以感受一下当下农村可能遭遇的危机

    李开泰. (1988). 80名青少年强奸犯的犯罪特点. 青年研究(9), 35-37.

    Hald, G. M., Malamuth, N. M., & Yuen, C. (2010). Pornography and attitudes supporting violence against women: revisiting the relationship in nonexperimental studies. Aggressive Behavior, 36(1), 14-20.

    Malamuth, N., Addison, T., & Koss, M. (2000). Pornography and sexual aggression: Are there reliable effects and can we understand them? Annual Review of Sex Research, 11, 26-91.

    Malamuth, N. M., Hald, G. M., & Koss, M. (2012). Pornography,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risk and men’s acceptance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 in a representative sample. Sex Roles, 66(7), 427-439.

  13. 娱乐媒体的内容现在越来越趋向于满足观众的各种感官刺激。因此我们观看的电视电影充斥着暴力和色情的元素(美国的更甚)。游戏也一样。但是因为游戏本身的交互性,观众不仅仅是一个被动的信息接收者,而是作为一个主体去实施其暴力行为。因此,游戏的暴力和色情内容,对人们的影响可能更严重。事实上,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受到媒体和心理学者们的关注。更准确来说,学者们的研究问题是:“玩暴力游戏是否会导致人变得更有攻击性?” 和 “色情内容是否对人的观念和行为产生消极影响?” 作为一个媒体研究博士生,我将分别简单说说一下这两个问题的目前研究成果。


    玩暴力游戏会导致玩家变得更有攻击性吗?

    从1980年开始,这个问题一直被研究者探讨,然而学界至今仍然没有十分统一的结论。有的学者认为,玩暴力游戏的确会引发攻击性行为,因为玩家从游戏中习得这种暴力行为方式,这些暴力内容也会让他们产生更强烈的情绪波动。但也有学者认为恰恰相反,玩暴力游戏会让玩家抒发了他们的攻击情绪,从而在现实世界中,反而变得没那么有攻击性。在实证研究中,有的确实发现暴力游戏的消极影响,有的并没有发现。其实楼上那么多答案,有的说有有的说没,是因为他们都只根据一两个实验的结果。一两个实验的结果并不能说明什么。要想真的得到一个更统一的答案,其实我们需要看元分析的文章。

    元分析是Meta-analysis,简单来说是整合所有研究同一个问题的数据结果来进行分析,试图找出一个规律。在几十年关于这个问题的研究后,学者们整合了很多文献,对过往的研究作过了元分析。当大家都以为,有了元分析,这下总该有个结论了吧。但是有趣的是,因为每个学者元分析的取样和分析方法不同,导致了他们得出的结论也不一样。

    简单来说,研究这个问题的最重要的两个学者是Anderson和Ferguson。当Anderson在振臂高呼,“暴力游戏是危险的有害的!”,Ferguson则认为 “拉倒吧,暴力游戏并没有什么很大影响。”于是, 他们之间有了长达好几年的争论。

    早在2004年,Anderson做了关于这个问题的元分析,通过这个元分析,他们初步发现,更多的证据指向于游戏中的暴力元素会导致人变得更加有攻击倾向、更强的生理激动的反应,以及更少的作出对社会有利行为的倾向。

    但是Ferguson对他们的元分析产生很大的质疑。他认为,这些分析根据的都是已经发表的文献。这就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出版偏见。出版偏见指“有结果”的文章比“没结果”的文章更有可能发表。也就是说,假如A发现了暴力游戏玩家更有攻击性,而B没有发现,那么A的文章更有可能被发表,因为“更有趣和更有意义”。 所以根据这些文章来得出的结论是不全面的。于是,2007和2009年Ferguson他们也做了一次同样问题的元分析,并用一些数据分析方法来对出版偏见做了调整,发现结果并不支持“暴力游戏使人变得更暴力”的结论。

    为了回应Ferguson和其他人的怀疑和评论,在2010年,Anderson他们又做了一次更全面的元分析,不同于Ferguson使用数据方法来处理出版偏见问题,他们直接把关于这个问题出版的和未出版的论文都拿来分析了,所以要分析的论文数量翻了六倍(真累……),发现了以下几个结果:

    1. 玩暴力游戏与玩家的暴力倾向和行为成正相关
    2. 玩暴力游戏与玩家对暴力行为的敏感度成负相关
    3. 玩暴力游戏与玩家的共情反应和亲社会行为成负相关
    4. 无论玩家来自东方文化还是西方文化,暴力游戏对他们的影响都相似
    5. 无论玩家是男是女,暴力游戏对他们的影响都相似
    6. 无论玩家是年龄多大,暴力游戏对他们的影响都相似

    所以简单来说,他们的第二次元分析又一次证明:玩暴力游戏是让人有暴力倾向的!不管你是谁!

    然而,Ferguson发表了一篇文章来回应这个元分析。在文章中,他指出,这次这个分析同样有着很多的错误漏洞,Anderson他们这群人只是在耸人听闻,夸大了暴力游戏的影响。原话是

    1. “Their current meta-analysis contains numerous flaws, all of which converge on overestimating and overinterpreting the influence of VVGs on aggression. Nonetheless, they find only weak effects”

    (他们最近的元分析充满了很多错误,这些错误使得暴力游戏对攻击性的效应被夸大了和过分诠释了。尽管如此,他们也只发现了很轻微的效应)

    Anderson们一听不乐意了。马上又发表了一篇文章去回击。他们说,我们都是专业人士,并没有错误地夸大了数据,我们并没有故意地把某些研究排除在外。尽管Ferguson你们觉得我们发现的效应值其实很小,值得忽略,但我们不同意,因为比很多在医学和暴力范畴足以引起人们采取措施的效应值,这已经很大了。他们原话:

    “We rely on well-established methodological and statistical theory and on empirical data to show that claims of bias and misinterpretation on our part are simply wrong…The claim that we (and other media violence scholars) are attempting to create a false crisis is a red herring. ”

    (对于那些认为我们是有偏见的和错误解读数据的言论,我们根据成熟的方法论和实验数据来表明它们完全是错误的……那些认为我们(和其他媒体暴力学者)正试图去创造一个虚假的危机的言论,是在转移人们的注意力)

    所以总的来说,学术界关于暴力游戏是否让人更有暴力倾向和行为这个问题争论的很热闹,外人看起来也很开心。只是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依旧还没有定论……当然了,对于社会科学,很多时候并不是追求学者们是否统一观点,而是是否更多的证据指向某一个观点。所以还是要依靠未来更多这方面的研究来提供证据。

    要是感兴趣可以看看他们的文章:

    References

    Anderson, C. A., & Bushman, B. J. (2001). Effects of violent video games on aggressive behavior, aggressive cognition, aggressive affect, physiological arousal, and prosocial behavior: A meta-analytic review of the scientific literature. Psychological science, 12(5), 353-359.

    Ferguson, C. J. (2007).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A meta-analytic review of positive and negative effects of violent video games. Psychiatric Quarterly, 78(4), 309-316.

    Ferguson, C. J. (2007). Evidence for publication bias in video game violence effects literature: A meta-analytic review. Aggression and violent behavior, 12(4), 470-482.

    Anderson, C. A., Shibuya, A., Ihori, N., Swing, E. L., Bushman, B. J., Sakamoto, A., … & Saleem, M. (2010). Violent video game effects on aggression, empathy, and prosocial behavior in eastern and western countries: a meta-analytic review.

    Ferguson, C. J., & Kilburn, J. (2010). Much ado about nothing: the misestimation and overinterpretation of violent video game effects in eastern and western nations: comment on Anderson et al.(2010).

    Bushman, B. J., Rothstein, H. R., & Anderson, C. A. (2010). Much ado about something: Violent video game effects and a school of red herring: Reply to Ferguson and Kilburn (2010).


    色情内容是否对人的观念和行为产生消极影响吗?

    相比于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清晰很多了。虽然学者也持有不同意见,但是最新的元分析发现,在这么多年的研究中,更多的证据表明,消费色情内容使得人更加暴力(包括性暴力和非性暴力),使人对强奸等行为的反应变得更不敏感。关于色情内容影响最经典的案例是,Zillmann等学者在1986年做了一系列关于色情片对人们影响的研究。他让学生观看了六周(有的观看三周,有的完全不看)的色情内容,然后叫他们去给一个强奸犯判刑。 结果发现,大量观看色情内容的学生比其他学生建议给强奸犯人更少的刑期,意味着他们比其他人更有可能认为强奸是个轻的犯罪。此外,他们更容易高估某些性行为在社会上的发生频率,并且更少地认为色情内容是冒犯人的和应该被禁止的。还有,大量观看色情内容的学生更少地支持女性的权利。

    观看大量色情内容不仅对观看这产生认知上的扭曲,而且对观看者的心理和生理都产生了消极的影响。尤其是互联网黄片的出现,人们对黄片的消费更快捷容易。我有一个很喜欢的Ted Talk视频,研究互联网色情视频影响的学者叫Gary Wilson的。叫The great porn experiment. 视频地址在下面:

    v.youku.com/v_show/id_X

    他在里面提到一个观点,说有一个学者想要对比看黄片的数量不同的人的分别。但是那个学者根本找不到一个会上网的本科男生从来没有看过黄片。也就是说,根本找不到控制组的人。换句话说,假如所有的人都抽烟,没有一个不抽烟的,那么大家都会认为肺癌是个很正常普遍的疾病。也就是说,假如我问一个一直看黄片的人,你觉得黄片对你有不好的影响吗。那个人很可能会说,没啥影响吧。但是,Gary的观点是,问这个问题就等于问鱼什么是水?还挺有意思。视频还讲了很多互联网黄片对人的生理的影响,比如有ADHD(注意力不足过动症)、社会恐惧、抑郁、强迫症等行为。

    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所以说了那么多,回答题主的问题。虽然对你的问题的答案没有一个确切的解读,现在学术界有很多证据证明这些内容(尤其是黄色内容)让人更暴力,更没同情心,更冷漠。读者如何解读这些研究结果,也交由你们自己解读了。不过我们这里还没提到这些内容有可能产生的积极影响,而学术界也对其作出了研究。

    好吧。先答到这,欢迎留言指正。

  14. 这不就是我正在做的博士毕业论文么。。。

    如果要搞清楚暴力色情视频的影响,首先要弄清楚一件事,什么是暴力色情视频。在这个概念当中,色情(sexually explicit materials)的概念相对清楚无争议。但是什么是暴力,学界首先已经打的一团糟了。有一些研究对暴力有十分严格的定义,即必须是,故意的,意图造成生理或心理伤害的,受害者会产生负面情绪并希望反抗的,行为。这种定义从社会学的层面上来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因为暴力不仅仅应该看行为,也要看背景(context)。比如说,你在学校成绩不好,你的老师气急败坏地骂:你是头猪吧!这是明显的语言暴力。但是,如果有一天,你男朋友早上10点想叫你起床,结果硬是没叫醒,他无奈的叹气:你是头猪吧!在很多时候,这可能只是男女朋友之间特有的情话,不属于语言暴力。但是,这种定义在传播学的领域确是有争议的。因为,暴力的视频会被受众进行一次再解读,在这个再解读的过程中,context会产生变化。比如说,你看了一个BDSM的视频,在视频里面的情侣是你情我愿的。这场BDSM本身,不会被定义为家暴也不会被定义为强奸。但是,你看了之后可能觉得,恩,很有意思啊,看起来女人喜欢被这样对待,我下次给我女朋友试一下。然后即使你女朋友反抗了,你也觉得她是兴奋了,她其实是喜欢的(你并不知道在BDSM视频拍摄的时候是设置有safe word的)。那么,你的行为就就是暴力甚至强奸了。因此,在分析媒体材料的时候,也有一部分学者把所有的会造成生理心理伤害的行为,全部定义为暴力。但是这样的定义,其实也是有问题的。比如说,打屁股(spanking),这种行为在广义的定义之下应当被认定为暴力。但是这个spanking,可能也就是男的在兴奋的时候,轻轻的在女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这种行为在日常生活中,通常也不会被认为是暴力,“受害者”也经常不会产生反感情绪。运用这两种不同定义的学者们,都做了非常多的内容分析(content analysis)研究。结果是,运用第一种定义的研究,发现在暴力行为在色情材料(不论是杂志,还是电影,还是网络)中都非常的稀少。最典型的研究是Mckee(2005),发现只有不到2%的色情视频中有暴力行为。而运用第二种定义的研究,发现暴力行为在色情材料中及其普遍。最典型的研究是Sun et al.,(2010),发现有将近90%的色情视频中有暴力行为。这种差异表示,至少在大多数的色情视频中,伤害行为是以一种“你情我愿”的方式呈现的,而不是强迫或者强奸(这一点非常的重要,之后会再提到)。

    那么色情暴力视频对受众的心理和行为到底有什么影响?研究结果其实分为三派。

    第一派的代表人物是Zillmann。Zillmann认为,只要是色情视频,就会引致性暴力思想或者行为。他最有名的研究之一 @Cmoney 也提到了,就是给学生看了6周,3周,或者没看色情视频。这些视频全部是非暴力的。但是依旧发现,长时间看色情视频的学生,会更容易给强奸犯判轻刑。Zillmann的研究有两大最重要的问题。第一,他的研究的可重复性并不好。有很多其他的研究就发现,看非暴力的色情视频,并不会导致性暴力问题(会导致其他问题,不过这个是另外一个话题了)。第二,他的研究的理论支撑有问题。Zillmann一直在用excitation transfer来解释为什么看非暴力的色情视频也会引致暴力思想和行为。Excitation transfer认为,人的兴奋(arousal)是可以被累积并转移的。而Arousal本身没有正负,只有高低。也就是说,人对于一件正面的事情的兴奋,可以被累积并转移到之后负面的事情,并引致暴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看完比赛之后,球迷在场外打起来了。你的队伍可能在比赛中是赢了,你在观看过程中积累的大量的arousal。之后出场,有个输的队的球迷不高兴,挑衅了你一下。你可能平时是一个挺温和的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之前积累的大量arousal被转移到了你现在被挑衅之后的不高兴情绪上,于是上手就是一酒瓶子。但是excitation transfer的理论在解释色情视频的影响的时候,就会产生问题了。因为人积累的arousal也是会随着时间消散的,之后的负面事件,必须在arousal消散之前发生,才会产生兴奋的转移。比如你昨天看了个球赛,今天在办公室有人挑衅了你一下,如果你平时是个温和的人,那在这种情况下不容易产生暴力行为。那么有多少人会在看完色情视频之后,马上就被一件事情挑衅了?这种情况可能就是在实验室环境下比较容易发生,在现实生活中没有那么容易。另外,如果色情视频产生的暴力行为仅仅源于兴奋,那是否有研究证明,色情视频会使得人更加兴奋,比看球赛,看电影,玩游戏都更兴奋呢(这里的兴奋是指的情绪上的general arousal,而不是sexual arousal)。如果不能证明色情视频更加让人兴奋,那色情视频的负面影响就和球赛,电影,游戏是一样的。

    去年的时候我在会议上遇到了Zillmann的学生Ron Tamborini,他给我提起了Zillmann当年的一个设想。因为种种原因Zillmann没有能测试这个设想。Zillmann认为,我们的社会其实对女性是有一个两极化的评判的,要不是个圣女,要不是个荡妇。看色情视频,会让受众更容易认为,女人是荡妇。而对于坏人使用暴力,是正义的。因此看色情视频更容易让受众认为,性暴力是一种理所当然。我认为这种提法非常的有趣,但是现在也还没有理论和研究来支撑这种想法。包括Zillmann本身也没有在正式的学术场合谈起过他的这个构想。在我的毕业论文里,对于女性的评价会是测试之一。另外,如果色情视频产生的负面影响是源于对于女性的这种极端化评判,那色情视频本身也就是背了个带坏青少年的锅。

    第二派的代表人物是Donnerstein和我的师公Linz(Linz教授本身很多人中国人可能不熟悉,不过他的儿子很多人估计知道。就是小鬼当家3里的小鬼。难得的是小帅哥现在没有长残,嗯嗯嗯,跑题了)。 Donnerstein和Linz认为,只有暴力的和轻视女性(degradation)的色情片才会引致暴力思想和暴力行为(这个领域的研究一般都是研究针对女性的性暴力而非男性的,因为针对男性的性暴力本来在色情片中出现的概率也非常低)。而非暴力的色情片是不会引致暴力思想和行为的。这类的研究其实也有着很大的问题。首先,从方法上来说,这类研究的实验设计往往是给一部分实验者看暴力的或者轻视女性的色情片,另外一部分实验者看非暴力的色情片,有时候会加一个控制组看非色情的影片。但是,在暴力和轻视女性的色情片的选取上,这类实验往往会选取十分极端的stimuli。比如,暴力的基本都是强奸。轻视女性的基本是:一个女的和几个男的,在男的的指挥下做这做那,几个男的还都带着面具。在一开始我就提到过,强奸肯定是性暴力,但是性暴力不一定仅仅是强奸。在知乎上有一句常说的话就是,离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然而在这个领域的研究基本都存在着离开剂量谈毒性的问题。其实这一系列的研究都只能证明,强奸的色情片可能会导致性暴力的思想和行为,而不能证明所有包含暴力内容的色情片都会导致性暴力的思想和行为。

    这一线的研究在理论上也存在着问题。这一线的研究理论上大多数使用了Bandura的social cognitive theory,也就是很多回答里都提到了的波波玩偶实验之后从social learning之上再发展出来的一个理论。这个理论的基础是observational learning,即在媒体中受众看到了一些行为,认为这种行为是会带来好处(reward)的,在今后的生活中条件适合的情况下就会学习这种行为。比如一些女孩看选秀节目,发现可以一夜成名,所以自己也想参加。这个理论其实有两个基础,第一,受众要“看到某种行为”,第二受众要“认为某种行为会带来好处”。然而,暴力色情片在这两方面上都不一定能做到。Annie Lang的LC4MP理论认为,人有两种动机系统(motivational system),正面的(appetitive)和负面的(aversive)。人的动机系统在遇到不同的信息的时候,会被以不同的方式激发。会激发appetitive system的信息最典型的是food and sex。而激发aversive system的信息最典型的就是animal attack and human aggression。但是,在很多时候,人的正面系统和负面系统会被同时激发,在同时激发的时候,一个系统可能会抑制另外一个系统,而这种抑制如何产生,是因人而异的。比如说,如果现在在你的面前摆着一个蜘蛛形状的蛋糕。这个蛋糕就可能会同时激发正面和负面的系统。蛋糕看上去很好吃,可是蜘蛛看上去很危险。那么,如果我是一个本身对蛋糕兴趣很一般的人,我就会觉得这个蛋糕太恶心了,这个时候对蜘蛛的厌恶反应抑制了对蛋糕的喜爱反应。相反,如果我是个吃货,看到蛋糕就挪不动步的那种。我可能会觉得这个看起来好好吃啊,这个蜘蛛也挺可爱的吗。这个时候,对蛋糕的喜爱就抑制了对蜘蛛的厌恶反应,使得我觉得蜘蛛也没有那么可怕了。暴力色情影片也是如此。一个正常男性(反社会的除外),看到另外一个男性在对一个女性使用暴力,也会产生一定的厌恶的反应。比如,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上过一门课,那门课中有一个环节叫做SARs(Sexual attitude Re-assessments)。在这个环节当中,教授会给我们看一些非常极端的non-normative的性行为,然后让我们对行为进行解构分析。这是一种对于性学研究者的训练和脱敏。有一节课,这个教授给我们看了一个BDSM的影片。那个影片太恐怖,导致我们当时没有一个人敢正眼看屏幕。后来那个教授自己说,他有一次去芝加哥的BDSM club,把这个影片给会员放过,结果好多会员被吓的夺门而出。这就说明,有一些性暴力的影片,哪怕是BDSM俱乐部的成员,也觉得太可怕了,并不会产生学习这种行为可以“得到好处”的想法,更何况是其他普通人。因此并不是所有人,看所有的暴力色情片,都会觉得,这个行为不错,我可以去学习。相反,很多人看了的结果可能是,这个行为太可怕了,我以后才不要这样做。这个观点在Confluence Model当中也被提到 (@砂子)。即,只有本身就具有暴力倾向和对女性敌视态度的人 ,在看了更多的色情片之后,会更多的产生暴力的思想和行为。而对于本身不具有这种危险性的人来说,看色情片的多少,并不影响暴力思想和行为的产生。另外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是,即使暴力色情影片含有暴力内容,很多时候受众也是“看不到”的。Annie Lang的LC4MP理论认为,人的认知能力是有限的。我们会把注意力集中在某些事情上,而忽略某些事情。也就是说,媒体所给与我们的信息,我们并没有全盘的接收,有很多在认知的过程中就已经流失了。我在去年曾经做过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实验,就是给一群被试者看了一系列的色情片,这些色情片中的暴力信息和色情信息的强度各有不同。之后,我让被试者回忆,在各个影片当中他们都看到了一些什么,有哪些暴力行为。非常有意思的是,当色情片是High sex low violence的时候,很多被试者会非常肯定的回答,这个影片里没有暴力行为。而当色情片是low sex low violence的时候,被试者反而可以比较准确的描述出影片中出现的暴力行为。而当色情片是High sex high violence的时候,不少的一部分的受众甚至出现了认知过载的情况,完全无法回忆起影片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说明,sexual content本身,从某种程度上会抑制受众对于暴力内容的记忆。那么,如果受众“没看到”暴力行为的发生,这样的暴力色情片是否还对受众的思维和行为产生影响呢?理论上是可以的。因为我们这里所说的记忆,其实是“外显记忆”,即可以被主动回忆起来的记忆。但是,媒体信息同时也是可以影响人的“内隐记忆”并随后影响思维和行为的。但是这种通过“内隐记忆”的影响方式,和Social cognitive theory提到的影响方式,或许并不一样。这也是我的博士毕业论文主要研究的问题。

    最后,还有一部分学者坚持认为,暴力色情影片是不会引致暴力的。这中间比较典型的一个研究是 Fisher & Grenier(1994)。 Fisher & Grenier认为,之前的研究之所以会发现色情片引致暴力,是因为实验设计的问题。有的时候实验设计的意图被被试者发现了,所以影响了被试结果。有时候,实验设计没有提供给被试者“选择非暴力行为”的机会,引导了被试结果。Fisher & Grenier自己做了一个实验,给14名男性看了一段非常暴力的色情片。然后让这些男性和一名女性实验人员共同完成一项工作但是让女性实验人员故意出错。之后,男性被试可以选择,离开实验现场,和女性实验人员对话,或者对女性实验人员使用电击(当然是假的了)。结果发现大多数男性都选择了离开或者理智的与女性实验人员对话。只有2名男性选择了电击女性实验人员。而这两人,在看色情片之前,就已经表现出了对于电击仪器的兴趣以及跃跃欲试的想法。这一类的研究,发表的论文较少。一是因为non significant的论文本来也不容易发表,二是在sex in media这个领域其实还存在了非常强的bias。经常有一些质量很差,但是因为证明了色情片有害影响的论文,就被发表了。

    那么暴力色情视频对于受众,尤其是青少年的影响到底是怎样的。其实现在研究的缺口还特别大。但是引用我导师的一个比喻吧,色情片既不是海洛因,也不是橘子汁,而是汉堡。汉堡对身体有没有害处?当然有,尤其对于有三高的人来说,是非常有害于健康的。那汉堡为什么这么流行?因为它也有好处,它快,可以节省很多时间,而且味道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很有吸引力的。那有没有可能,有没有必要禁止汉堡的销售?当然没有必要。那么作为负责任的家长应该怎么做?首先不能因为孩子喜欢吃汉堡就认为孩子有问题,甚至有道德品质问题。其次也不能放任不管,随便孩子吃出三高。合理的引导,适当的饮食,才是最好的方式。

    PS:大雪被困机场,无聊写了一大片,大家有兴趣就看看,没兴趣我就当给自己梳理了一下博士毕业论文的脉络了。

    PS2: 有一些评论问我说,你写的太长了,有简明版么?简明版就是:大多数色情片在大多数时候对大多数人的大多数方面是无害或者害处很小的,一小部分色情片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对一部分人的一些方面的害处是非常非常非常大的。我们媒体与性这个领域的学者的任务之一就是分辨出这些“小部分”的情况并防止伤害的发生。如果要更简明一点就是两个词:It Depends!

    我能理解为什么很多人想要一个简单的,可以去做或者不去做的答案。然而社会科学是和自然科学一样复杂的学科,对于这样大的一个问题,不存在简单的答案。就像你去问一个医生:感冒是能治好的么?他也会告诉你,大多数情况下可以,但是如果这个人是个早产的婴儿呢?如果这个人是个年近100浑身病痛的老人呢?如果这个人正好去了青藏高原的一个村落呢?如果得的是最新的还没有发现病因的流感呢?最后的答案还是只有两个词:It Depend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